首页 > 文化 > 历史名人 > 正文

三 老 秩 事

三老:黔西北诗坛泰斗盛老郁文先生,著名书法家王老鉴清先生,李老葆春先生。

我之所以有幸获知三老交往点滴,缘于家父李葆春。

二OO七年盛夏,毕节市第六小学文化墙建成。因有王老、家父及我的书法作品镌刻于上,故受校方邀请参加落成仪式。家父得知王老亲临,喜匆匆同我从大方赴毕,入城又催我驱车前往兰苑花园后大门接王老。车一停,家父立即下车,二老紧握双手,久别重逢之情溢于言表,竟忘了上车。待我提醒仪式将开始时,二老又谦让坐前面,终携手于车后座续谈。望着空着的副驾位,心头莫名的触动……仪式上,餐桌上,二老并肩滔滔不绝,至今如临其景。

二OO九年,毕节地区文联主办“黔西北三老书法展”。即毕节王鉴清、黔西黄一航、大方李葆春三老的作品展,黄一航老师因身体欠佳未光临。展出现场王老、李老相约互赠书法为念。于是我自然充当了传递员的工作。

当我把王老的作品带到大方家中父亲书房里缓缓展开时,家父惊讶不已!唏嘘不已!原来二老互赠内容一致!王老的隶书和家父的大篆皆为王维诗:“晚年唯好静,万事不关心。自顾无长策,空知返旧林。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君问穷通里,渔歌入浦深” 。我惊奇巧合之余,更慨叹默契之至!同样的高龄、同道的书家、拥有同然的情怀!

在盛老的夫人徐正云老师推介下,我有幸加入“毕节地区诗词楹联学会”。更有幸得到盛老的教诲和点拨。二O一O年初秋,我驱车邀盛老、徐老参观大方宣慰府。因获知盛老与家父不仅早相识,且互倾慕后,便请盛老一行到家中小坐。家父接到我的电话后,急备薄酒早迎于庭前,席间酒饮得极少,话却如滚滚长河!但见二老精神矍铄、兴致盎然,高兴处,笑逐颜开、手舞足蹈。直到月明星稀,家父执手送至门外竹林边,惜别依依……事后徐老对我笑言;盛老师平常在外坐不多久便要走,没想那天催都催不走。

随后我在当年第三期《乌蒙诗刊》上读到了盛老的一首词:鹧鸪天·庚寅已月过李老葆春先生竹院:“道是无缘却有缘,白头相见晚晴天。鸡窗叩教文章贵,竹院迟栖凤尾娴。听琐碎,看云攒,委心应物两怡然。籊竿岂怪生来瘦,劲节期同老更坚。”是呀!“道是无缘却有缘……劲节期同老更坚”这正是老一代艺术家随缘任性,笑对人生的写照!

后来盛老和徐老得知家父冠心病入院,既给我推荐中医院的主治医生,说盛老就是在那看好的;又把只有在上海才能买到治冠心病最有效的药嘱我转送家父。当家父捧着药时,那眼神中看到的仿佛不是药,只是喃喃自语;太感谢盛老师了,太感谢盛老师了……

二O一二年金秋,家父的《李葆春书法集》付梓。在毕节东关坡“九股水鱼典”举行首发式。我主动和家父商议请不请王老,并提出自己的顾虑。父亲想都没想就说:要请!王老师不会有什么想法!于是我提前上门邀请王老。王老把一个沉甸甸的礼物交给我郑重地说:这是我好多年前在广东肇庆买的,送给你爸爸。我小心翼翼打开一看,是一方昂贵的端砚,更珍贵的是端砚底部王老亲题:葆春兄留念,鉴清赠,2012年秋。

那天我也特邀盛老、徐老参加,三老相聚,促膝长谈。真是诗香添墨味,墨味并诗香。盛老兴奋之际,填词一首且亲自挥毫赠送家父:《李葆春书法集》在毕节九股水酒楼举行纪盛:“书坛幸亦奇,九股荟昆耆。鞘出青萍剑,囊藏脱颖锥。烹鱼堪助酒,咳唾岂无诗。拍案倾杯箸,酩酊共此时!”而徐老则撰联一幅:“鼎沸钟鸣,九股名楼鱼羹正熟;龙腾笔走,八方俊彥墨客俱来”。

诗联点睛,妙笔同辉。徐老又特请王老书写她的对联送家父,并嘱我将内容送到王老府中。

未料这副对联惹出一段佳话:那天我去王老处取字,轻推虚掩的书房门,见王老侧身熟睡,而对联墨痕新干赫然于书桌上。便轻拈毛笔取了张小纸留言:王老师,见您熟睡,未敢惊醒,徐老师的字我已取走。晚辈李宗玮。

可能是风拂落了留言,王老醒后找不到字,忙打电话对徐老说字不见了。当听到徐老说字已在她那时,王老百思不得其解地操着四川话说:难道它会飞?它有翅膀吗?

诗社里当徐老打开她拿去装裱好的这幅字,说起这件事时,在场的人都哈哈大笑了,笑声里飘散着书香和逸趣……还有个细节,这幅字王老落款时不经意写成了“徐正云书”,应是“徐正云撰”。为了不再烦扰王老,盛老轻轻刮去“书”字,提笔改成“撰”字。不经徐老提醒,神形一体,几出一手。这幅字太珍贵了:一撰、一书、一改、一藏。至今悬挂于家父书房。

二O一三年初冬,大方一中老校长徐德明老师仰慕盛老和徐老的学识,在自己所出书《嵌名联语》中为二老撰联一幅:“郁郁苍苍缘气正,文文静静慕闲云”。并请家父书写,恰逢家父双腿疼痛,但家父仍兴致勃勃奋笔力书。但见银钩钩岁月,铁画画知交。当徐德明老师把作品带到贵阳装裱好,又亲临毕节邀我一些送至诗社盛老处时,盛老感激万分。后来徐老来电,问家父近期能否来毕,宴请以谢之。并推荐治腿痛的药……

这么多年,我传递的不仅仅是这些老艺术家的诗书和厚礼,更多的是传递他们之间的赞赏和情谊,我真想把这个传递员的工作永远做下去!感动之余,忍不住提笔拙书:耳濡目染是情真,德艺双馨感触深。明鉴后人休自诩,文人相处应相钦。

盛老,年九十有四,王老、李老,年九十矣。谨以此文献给我崇敬的毕生学不完的老师们!

责任编辑:金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企业 摇篮 呵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