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毕节文学 > 正文

听 冬

冬天是可以听的,也是应该好好听听的。

冬,四时尽也。无疑,冬天有着肃杀深沉的外表,所谓严冬寒冬。春播夏种秋收冬藏,人对冬天总是有种敬畏。而冬天本身亦是内敛的,宋郭熙云:“冬山惨淡而如睡,冬山昏霾翳塞,人寂寂”,虽述画境,实则暗指整个冬天。一个睡或寂字,点出了冬天的独特魅力。

喜欢在阳光明媚的下午,把自己凹在沙发里,静静地听着冬天。阳光是季节的中轴,我从来不以为冬天就一定象征着霜冷风重,只有严妆素裹,而缺少灿烂阳光。居家客厅朝向西南,对面一条大河,虽往往错过正午阳光,但对于迟迟冬日却是正好。常常是两三点钟的光景,当棕色的阳光越过落地窗,和同样棕色的地板交融一片时,我便放下手中的书,去消受这难得的好时光了。

冬日之阳,铜质铅华,它抚摸着每一个生命的个体,不再如针尖灼人,也不再如春风拂面,而如长者之手,慈祥温和,你听见的是将暖薄衾被轻轻盖在身上的声音。对岸的绿树葱郁依旧,那林梢红却罩上了一层迷人的烟岚,仿佛是冬阳不露声色的修剪。屋脊之上,一轮金光慢慢下落,白日倒映在面前的水面,粼粼波光如投向鱼儿的饵料,潜藏着用心才能听见的水底世界。末了,西方出现耀眼的红球,那是冬天跟你缓缓摆手,预告新的一天即将来临的信号。

喜欢在天气朦胧的时分,将耳朵贴近床背,倾听冬天发出的声音。或是躺在被窝里看书久了,或是一场慵懒的午觉过后。这是纯粹的听冬。没有人声车声的喧哗,没有蛩虫猫犬的鸣叫,万籁俱寂却未休眠,时辰运转正当高峰,这时候的冬天,又能听见些什么呢?

我听见大地涌动着暗流。脚底的空间,各种生长的力量只是暂时休养生息,有的只是蛰伏,却从未选择放弃。尽管周遭清静如常,我总觉得地表深处在叮咚作响,走马灯似的交换着资源能量。我则如一只小小的蚂蚁,一粒米的移动,也听成巨大的炮弹滚动的车轮。我听见远处在传递着某种暗语。天际迷蒙,白气泫然,什么也看不见,我却仿佛听到有生命的、无生命的物质之间在不停交换着讯息,它们运动着,忙碌着,如鸟儿的啼叫,轻轻的,脆脆的,再像风一般快速飞向目标。

有时会有一阵突如其来的声响打破这种宁静。机帆船的马达,或者是不知名的工厂工地上的机器。我以为这非但未意味着破坏,相反却代表着冬天的充沛活力。世间万物一如既往,不会因四季轮回有所改变,冬天不是句号,而是着重号,是总结和承续。

亦喜欢在雨意阑珊的场合,立在廊柱或窗台下,去聆听冬天。没有“而今听雨僧庐下”的百般惆怅,却如对待阴晴圆缺一样从容。下雨好,雨能洗刷各种浮躁或遮蔽,还原一个更加真实的冬天。

听见的不是雨声,而是冬的韵律和喻言。余光中说听听那冷雨,精骛八极,心游万仞,实质还是听的人生听的四季。家国、爱情、青春、浮沉,一切都在冷雨的倾泻中被追忆,被描摹。这雨被泛指化了,早超越了具体表象,不是听雨,而大开大阖到宇宙人生。为何不听春夜喜雨却听冬日冷雨,我想关键还在于类似悲剧的哲学意义。冬本极寒,雨又增添了凄清冷寂的氛围,愁苦穷困到了极致,便转而超脱了一切物象的阻碍,直指人的内心灵魂。

于是冬雨最清泠,雨敲打着大地田野,敲打着滚滚红尘,与其说是冬天自弹自唱的伴奏,毋宁说是人们洞察世界的眼睛。多少岁月过往,繁花落尽,自己得到了哪些,还是又失去了哪些。是看穿了荣华富贵,回归于草木本心,还是执迷于功名利禄,彷徨乎辗转反侧。理想坚守否,身体康健否,家人平安否,自己又到底幸福否?

冬雨的珠帘,如密集的鼓点,一槌槌击打在心脏部位。听冬,乃有醍醐灌顶之感。寒气消退了,热血却涌上来,甚至想冲进雨里,好好淋个痛快。笃行的整饬思绪,继续前行,彻悟的感慨万端,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带一双敏睿的耳朵去听冬,听那入眠中清寂的季节,更听听那行走在路上的自己。

责任编辑:金丽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