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民族风情 > 正文

大方白族:发展和创新本民族文化

据了解,上世纪80年代,中国步入一个新的社会转型期,世居贵州高原中西部的“民家”、“龙家”、“南京人”、“七姓民”、“白儿子”等散杂居白族群体及“段氏”等白族遗裔的存在重新得到重视。

此后近10年中,在经科学调研考察后,贵州近20万白族终于有了自己的身份,并与苗、布依、仡佬、水、侗、土家等一起被明确为贵州高原17个世居民族之一,同时也被贵阳市、安顺市、六盘水市、毕节市等行政区域确定为当地世居民族之一。

现如今,毕节市有77个民族乡,大方县就有18个民族乡,18个民族乡中白族乡4个,6万多人。算得上一个白族人口聚居的大县。

如今,大方县的白族文化发展是个什么样的概况呢,记者进行了初步的了解和探寻。

回望历史,时光走了多远

在大方县白族学会的办公室,记者见到了该学会的副秘书长赵钦中。

据赵钦中讲述,在大方县,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白族分布在响水、核桃、三元、普底4个民族乡。如果加上分布在周边各县散居的白族,毕节白族总人数达13万之多,他们中既有南诏国时绵延1千多年的赵姓、谢姓也有后来不同时期融入的南京——龙家人和段姓后裔。

虽然由于山川阻隔,他们一方面与周边民族友好相处,但根深蒂固的白族情结使他们世代相承地认定自己不属于当地的彝族、仡佬族等少数民族,也不是汉族。随着民族政策的不断落实,激活了他们寻根问祖的热情。

从史实来看,大方(实际为贵州或黔西北)白族先民为谋求生存、发展,于明永乐五年(1470年)在今贵州省息烽县鹿窝乡西望山修祠堂、立盟碑,召开“合姓结盟”大会(现遗址还有残留的“结盟碑”),36姓合为赵、谢二姓,做到“一夫受虐,赵谢同争”。此后,每岁春秋,族人在西望山聚集议事,互相依存,加强团结,共御外侮,共谋发展。

从传统民俗来看,大方白族有每年农历三月初三献山祈福和七月初七祭祖祈福的习俗。前者以理化乡果木、新民、双井、峩松、坡头、菠萝等白族村寨为典型。三月初三这一天,白族男女老少都要聚集到献山坡上的“神树”下,打牛杀猪,祭祀神灵,宣讲族规,彰扬善事,祈求年丰人寿,梓里和谐。

从族称认同来看,在上世纪80年代民族识别过程中,争取返本归源的段姓和认同为白族的“龙家(南京)人”,其目的是让族称有个明确、具体的归宿,实现民族团结,增进民族情感的愿望。终于,经过他们中文化人的不懈努力,终于找到了与白族血肉相连的文化根脉,提出了10多项与大理白族相同和相近的文化渊源,从而得到各级政府的认同,正式确定为白族,千年的苦苦寻觅最终结出了甜美的硕果。

如今,大方白族与云南大理白族无论是异源合流还是同根同源,近20多年来,双方你来我往,民族情结紧扣。

驻足现在,我们做了什么

“许久以来,由于贵州白族分布多为散杂居状态,在节日文化上,除小聚居区自行组织传统节日活动外,其他节日与汉族和其他民族基本一致。”赵钦中说。

上世纪末,在贵州主要有大方响水白族乡的“白族节”、毕节市的“白族山歌节”,后“白族节”逐渐得到各地白族认同,并改名为“白族团圆节”,意为不论散居杂居,均团圆和谐是一家。近年来,“白族团圆节”在贵州白族人口最多的大方县各地白族集中地区每年轮流活动。

从1994年起,大方县白族团圆节开始规范化,时间主要为每年农历三月初三,至今已连续举办了20余届,白族团圆节已经成了大方县宣传白族文化的一块靓丽的名片。

农历三月初三的“白族节”活动中,白族金花(姑娘)们在迎宾乐曲中向嘉宾敬“三道茶”;在“白家人,尊贵的客人从远方走来;白家人,火热的情从酒碗里燃烧起来……”的敬酒歌声中向嘉宾们敬“白族酒”;在鼓乐唢呐声中祭本主、祭小白龙;

在优美激情的旋律中表演“白月亮呀白姐姐”、“弦子弹到你门前”、“采春”、“草帽舞”、“竹竿舞”、“霸王鞭”等白族歌舞;在豪放震撼的锣鼓声中开展“人力斗鸡”、“划旱龙船”、“跳口袋”、“扭扁担”等白族传统体育项目的竞赛,充分展示了传统白族文化特有的亮丽风彩。

团圆节中,规模大时上万人,大方县人民政府很多机关、相关部门及黔西、七星关区、赫章、织金等邻县的相关领导、白族同胞都应邀参加,其他民族同胞也纷纷赶来聚会,节日气氛十分浓厚,节日成了民族团结的盛会,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2007年10月12日,贵州大方白族学会成立大会在大方县城举行。大方在外工作的白族领导干部、专家等各界人士发来贺电贺信,云南等地白族聚居区派员出席。大会通过大方白族学会章程,选举产生首届白族学会班子。原大方县政协主席谢志全(白族)任会长。

多年来,黔西北白族在与各民族共同生活中,民族文化更加丰富多彩。“白族学”已经成为一门新兴科学,为进一步研究、发掘、保护、传承和弘扬民族文化,在贵州白族人口最多的大方县成立白族学会正当其。白族学会的成立,将对继承和弘扬白族文化、加强黔西北民族文化与外界的沟通与交流、推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2011年,出生于大方县的白族诗人,评论家赵卫峰所著的《一些字的下落:贵州白族史略》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以西南史地为背景,对中国白族贵州部分的历史演变进行了普及性介绍,客观地总结了世居贵州高原的白族群体的源流与融合过程,对其遮蔽的历史和文化身份进行了还原与恢复。

“白族是一个开放、包容、文明、善于学习的民族。良好的人文环境使仅有10多万人的毕节地区的白族中就走出了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共贵州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谌贻琴;安徽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段敦厚,至于专家学者,人民教师、医生,白族干部、企业家就更多……”谈到如今大方白族中的优秀人才,赵钦中更是感慨,欣慰和自豪。

放眼未来,启动梦想成真

随后,记者听到了大方县民宗局副局长,白族学会副会长焦克寅对白族文化未来发展的解读。

发展和创新白族文化,需要理性的思考和学术的关怀。

据了解,如今,毕节有77个民族乡,大方县就有18个民族乡,18个民族乡中白族乡有4个,6万多人。大方近100万人口中少数民族占33%,共有23个民族共同生活,所以,做好民族工作在大方县十分重要。

而白族与各民族友好相处,取长补短,在生产生活中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继承弘扬这些优秀的传统文化有助于大方经济发展,社会和谐。

白族学会成立将深入田野进行调查挖掘整理,弘扬传承白族优秀传统文化,将白族学研究工作推向一个新的台阶。并配合县文物局将大方白族团圆节申报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使白族文化这块靓丽的名片闪耀出新的光芒。

大方县民宗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古往今来,民族文化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灵魂,它承载着民族的祈盼与憧憬,思考与追求。对于散居各地的白族,他们是那样渴求真正反映白族人民生活的各种文化元素。

现在,在省、市、县党委政府,以及相关民族文化管理职能部门的领导下,将致力为优秀的民族文化发展服务,大方县正在积极打造白族文化村寨,发展民族旅游,从这个意义上说,真正的白族优秀的传统文化的定然会得到更好的保护、发掘、研究,并不断将成果奉献给各地白族人民。图为白族竹竿舞。

责任编辑:李雅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白族 民族文化 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