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毕节文化 > 正文

穿越千年时空的古桥(下)

太平桥、五龙桥、拱背桥和加嗄桥等众多的古桥记录了黔西北数百年的石桥建造的历史。修建于上世纪50年代跨赤水河沟通四川省的赤水河钢桁构桥,毕节通往贵阳跨越乌江上游鸭池河上的钢桁构加劲柔性单孔悬索吊桥代表了黔西北在桥梁的建设进入钢铁造桥的新时代。赤水河大桥,鸭池河大桥分别镇守着毕节市的北大门和东大门,在大纳路和贵毕路没有通车前一直是毕节经济的生命线。

1954年元旦建成通车的赤水河钢桁架大桥

赤水河大桥

汽车沿川滇东路从四川叙永县翻越海拔1900余米的雪山关顺公路蜿蜒而下至500多米的叙永县赤水镇,一条宽100多米的大河横贯在眼前,这就是赤水河。

赤水河,古称安乐水发源于云南省镇雄县,为长江上游右岸支流,是川、黔、滇3省界河。于四川省合江县汇入长江,全长436.5公里。四川叙永县赤水镇与七星关区凊水铺镇橙滿园村的赤水河段,在每年6—9月雨季来临时,洪水夹着泥沙,波涛汹涌、浊浪浑汤,阻断了两岸的交通,早在汉朝唐蒙开辟南夷道到民国近两千年的时间里,历朝历代都有架桥的想法,但终因河水凶险而放弃,改设渡口通商旅。

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修建川滇东路成了民国政府交通建设上头等重要的项目。1939年川滇东路在抢时间保证通车的情况下,旱季在赤水河水流较为平缓河段架设木便桥,雨季设置渡口维持交通,同时筹划修建赤水河桥。大量军用物资通过川滇公路上的赤水河渡口运往抗战前线,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战争。1941年入夏,赤水河上游降暴雨,木便桥被洪水冲毁,川滇东路管理处桥工处决定修建赤水河大桥,设计钢桁梁桥,桥墩为钢筋混凝土。下部桥墩由桥工处赤水河桥渡工程段建造,昆明郑华公司承建钢桁梁架的制造和安装。1944年,桥墩施工完成,而上部构造安装工程款未能到位,成了半拉子工程。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川滇东路机构裁撤加上运输车辆的减少,国民党忙于内战,修桥问题被束之高阁。

解放后,随着国民经济的好转,川滇东路上食盐、粮食等民生物资的运输逐年增加,1952年贵州省公路局决定改善川滇东路运输状况.提高汽车的通过能力,由省公路局重新设计赤水河大桥钢桁架。桁架构件由重庆中国桥梁公司加工安装,为3孔,每孔等跨36.6米,桥总长122.8延米,桥面铺装木枋面宽4.3米。赤水河大桥于1954年元旦建成通车,结束了川滇东路赤水河有渡无桥的历史。

赤水河大桥建成通车后,川黔之间一桥飞架变通途,成为毕节最重要的经济通道,原地区公路局不但设置道班对大桥进行维护,还组织民兵进行站岗保护,一直到1992年12月26日大纳路建成通车,赤水河大桥才渐渐失去原有的重要性。进入新世纪紧靠钢桁梁桥一座新的钢筋水泥大桥的建成通车,老桥被拆除结束了它的光荣历史。

1958年修建的鸭池河吊桥与修建于上世纪90年代末的钢筋水泥大桥反映不同年代的建桥技术

鸭池河古渡新貌

鸭池河吊桥

乌江贵州人民的母亲河,南源三岔河发源于威宁自冶县花鱼洞,北源六冲河发源于赫章县辅处的古龙井,两条源头穿越了乌蒙山的千山万壑汇聚了数百条溪沟涧川,流淌了数百公里后交汇于黔西县化屋苗寨后称之为鸭池河,鸭池河又穿越十余公里的峽谷后有一座修建于上世纪90年代末的钢筋水泥大桥,而早于它修建于1958年毕节市第一座公路吊桥—鸭池河钢桁构吊桥已成为见证贵州造桥史上的历史遗存。

清毕路在贵毕高等级公路通车前是从贵阳到黔西北重镇—毕节市的必经之地,是毕节历史上的第一条公路。在这条翻越崇山峻岭的道路中,最险峻的当属位于鸭池河上的“鸭池河大桥”,这座大桥见证了贵州省交通历史的发展。鸭池河大桥位于清毕路段上,桥跨鸭池河,紧临东风电站下游,是毕节市通往省会贵阳的交通咽喉,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1934年,清毕公路通车后,在鸭池河设渡口运输车辆和行人,保证公路的畅通。但每年上游下雨后,洪水沿河而下,渡船不能开行,过往的车辆行人常被阻数日。

解放后,随着行车增多,贵阳和毕节、黔西之间增设客运班车。为改善渡运条件,添置渡船,实行人车分载。其后,又置钟摆渡。但渡运艰难与阻航现象未能根本消除,而渡人船只翻覆事故常有发生,对此,省地领导十分关切,决定改渡建桥,省建委主任徐健生还亲临现场勘定桥位。

工程于1957年正式动工取用钢桁构加劲柔性单孔悬索吊桥,省公路局桥工队承担下部构造建筑,交通部第一工程局桥梁工程处主持上部构造架设安装。1958年7月1日建成。桥高(桥面至低水位)60余米,净跨115米,总长120延米,桥面宽4米,加两侧另人行道,桥面铺装木枋,上钉铁皮固定,缆索垂条桥栏。两岸各设钢筋混凝土门塔一座。该桥的设计和施工过程还被编写进《吊桥设计实例一书》,成为大专院校相关专业的敎材,可见鸭池河吊桥的修建在我国建桥史上的地位。

鸭池河吊桥在建成通车使用的近40年的时间里,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毕节与外的交流増加,车流量的加大,大桥不堪重负,虽然采取了加固和不准双车过桥等措施,还是不能解决大桥成为危桥的必然规律,但鸭池河吊桥在我巿交通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成为一代人的记忆。

责任编辑:郭力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古桥 千年 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