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毕节文学 > 正文

徜徉在“沟通”的时空里(序)

“沟通”,无疑是当代社会生活中出现频次较高,使用较多的一个词语。“沟通无处不在”、“沟通从心开始”不只是广告语,已是人们的共识和基本需求。如果以个人的视角,着眼于日常生活,讲述自身的体验或感悟,折射出时代、社会的足迹与映像,或许就会给人以不一样的感觉。当然,这样的“讲述”应该是文学的、艺术的。

《那时阳光》是一本以“沟通”为主题的征选集,选入的作品体裁为散文与小说。这些作品,都来自作者自身的体验、见闻或思索,从一个侧面显现出普通人生活状态的点点滴滴,折射出时代变化的多姿多彩。从本书的作品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真实的生活,感受到了鲜活的思想。作者皆出于对社会变化、科技发展的认识,对人生世相作透析并关照人的情感世界。无论大处着眼,还是小处落笔;无论是写人叙事还是言情说理,都显露出真诚与睿智。在这里,与孩子对话,使人心扉洞开:“在生活中,多一份沟通,就多一份理解,社会就多一份和谐!”(《一节班会课》)跟朋友闲聊,给人以启迪:“生活中,我们或许常常需要得到别人的欣赏、悦纳,才会不断地收获自尊、建立自信……被人需要是一种很美的享受,因为这样我们才会直观地感受到自身存在的价值。”(《我与祭风、老伍的闲话》)而人与人之间的隔膜、误解、疏离、反目,不就是因为“缺少了一座消除心理隔阂的桥梁——沟通?”

进入信息时代,通信的工具种类繁多,功能齐全,而其中手机无疑是我们最常用的通信工具。通信工具的升级换代和通信方式的花样翻新,不仅极大地拉近了人们之间的时空距离,也深刻地影响着我们,不仅是日常的生活,还包括思想与观念。征文中,以手机或其它通信工具为话题的作品中占有较大的比例,但通信工具在这些作品里,只是作为叙事的依托或结构的线索,而不是对之作显露、直白、单一的诠释或礼赞。在散文中:因捡到一部手机而引出的浪漫情缘,显示出理性的选择(《手机情缘》);使用手机的趣事,体现了积极的心态(《我与现代通信》);母亲的唠叨,是一生的珍藏:“……我渐渐习惯于在母亲的唠叨里享受亲切的话语,漫漫旅途,我在不同的季节聆听来自故乡的声音,母亲的叮咛和唠叨,让我在风雨的路上保持着质朴的坚强,这份爱超越一切,珍藏一生。”(《母亲的唠叨》);而误解的遭遇,却刻骨铭心:“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云在风中伤透了心……”(《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是的,沟通需要前提条件,也要讲求方式方法,可在日常生活中,人们相互之间的沟通其实也并不难。很多时候,无需更多的言语,“也许你无意间的一个眼神,一个举动,一个笑容,一声呐喊,都会投影在别人心里,成为还魂的良药,深深刻印。”(《心有灵犀无言通》);只是,它需要体谅、理解和信任,有时还需要消除障碍并积极主动,否则你会失去很多,甚至错失人生中一段美好的情缘(《悔不当初》)。

“沟通”是一个内容广泛的话题。在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相互联系中,“对话”的事例、交流的方式、个人的感触或通信的工具,都可以在“沟通”的旨趣里切入主题。本书中的作品显然没有限于“通信”这个话题,写法上也各有特色,各臻其妙:或广引事例、辩证分析,文笔洒脱自如,给人以启迪:“现代竞争的激烈超过以往。很多情况下,竞争拼的不光是自身实力,还在于良好的沟通。”(《也谈“沟通》);或联想丰富、笔调抒情,畅叙自己的见解:“生命,无论高贵与卑贱,总有着纯洁的灵魂;旅途,无论坎坷与平坦,总有着明媚的阳光;人类,无论贫穷与富有,总有着向善的本心;社会,无论瑕疵与纯色,总有着值得信赖的人群。我们只有架设起人与人之间美丽的七彩桥梁,才能跨过人际的险滩,飞越心灵的沟壑。”(《人生旅·七彩桥》);或引例说事,直陈己见:“真正达到心灵与心灵相通的依然是少数,似乎社会越来越发展,交流的动机越来越复杂,人类的交流和沟通却越来越困难,心与心的隔膜越来越大。世界因此有那么多的猜忌、冷漠与冲突”(《沉默与交流》)。

我们无需回避,沟通的世界很精彩,也有一些无奈。由古及今:从烽火报警、鸿雁传书、快马邮驿到快递、电话、电脑、手机;Email、QQ、MSN、飞信、博客、微信……人类的通信工具和通信方式已经发生了急速的变化,产生了质的变革,给我们带来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便捷,但情感的隔膜与心智的“懒惰”也伴随而来。有人调侃说:如果唐宋有手机电脑,像今天这样方便快捷,诗人就不会这么执着地写诗唱和,友情也没有那么纯真。古代农业社会,成就了中国文人;今人友情淡漠,乡情淡薄,人心不古,哪能跟以前相比。但毫无疑问,无论是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还是我们日常生活的需求,须臾都离不开高科技通信的便捷,因为这是“挡不住的诱惑”,所以我们“生逢后通信时代,不失为一种福分。且行且享受吧。”(《生逢后通信时代》)

本书中的小说,占有相当的比重。这些作品无论写实或虚构,叙事或描写,都注重小说的特性,其中的获奖作品《两只大手和一只小手》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不妨引用对它的颁奖词:“一个并不新奇的故事,行文也还有粗疏之处,但小说却以真诚质朴的诉说、清晰明白的叙事,从一个较为独特的视角凸现出日常生活里的现象与人们的共同的体味。家庭是社会的缩影,作品中日常生活的风雨微澜,夫妻情感的阴晴冷热,折射出一种较为普遍的情感缺失与心理需求:沟通从心开始,信任需要宽容。”《送灯笼》的作者以小小说见长。小说中,张三因与李四有“夺妻之恨”,执意去送白灯笼以羞辱对方,殊不知却歪打正着,与鸡飞蛋打、人财两空的李四前嫌尽弃,言归于好。小说似一出喜剧,令人忍俊不禁却又为之欣慰开怀……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却又有着生活的真实。生活中,因缺乏沟通而产生或隔膜误解、或错失良缘、或啼笑皆非的事,其实并不少见。

《隔着墙的短信》出自一名高中生之手,它讲述的是一件平常的事,却写得含而不露、曲折有致,小说叙事简洁,剪裁得体,却又令人回味、引人深思。而有的小说则舒缓徐迂,给人以愉悦的感受:《长相思》中他与她咫尺天涯的相思、《如初见》里两个女孩温馨的交往、《那些年,寂寞繁花》里悲楚而无奈的结局,读起来如同在秋日里,看林间阳光朗照,黄叶满地;在向晚时,听琴声清越,缠绵如诉……

本书中的作品,也会存在一些不足之处,有的或许还不尽如人意。毕竟,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征文活动,参赛者多是普通的业余作者和大、中学校的在校学生,有不足也在情理中,但在这里,我们又欣喜地看到了一些新的作者面孔和征文佳作,看到了我县文学创作的潜力和希望,这无疑是令人欣喜的事。本书的选编,也弥补了评选时的遗珠之憾。

(作者系织金县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主席)

责任编辑:郭力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