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毕节文学 > 正文

半城烟雨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美丽的小城。小城里的一切,是在所有看过听到的一切里,过滤出最美好的部分组合而成。小城里的每一个人,每一片砖瓦,都源于我们的经历。当我们每走过一个地方,我们的小城里也就多了一个片段;一点一滴的记忆,筑就了小城里的一砖一瓦。随着时间的增长,有的人可能一生都在守着一个小城,而有的人的城会越来越宽,越来越大。我们的内心世界仿佛一个透明的容器,那些美好的记忆储存在里面,然后透过玻璃影射在我们心里。

我的小城,是一个个残缺的剪影,还未拼凑出小城的形状,像一个个无声的片段,等待着那个令他们连串起来的契机。那是许多令人心向往之的地方,有的听过,去过;有的听过,没去过;有的去过,却不认识;还有曾经路过一些地方,心里怀着走近的念头,却因为有他事羁绊而匆匆离去,徒留遗憾。那是一些认识而又见过的,认识却没见过的,永远只能活在听说里的,一个个由我的记忆描摹出来的人。那些因经历或没经历而留下的记忆,就是时时闪现于脑海之中的剪影。不管是身临其境,还是惊鸿一瞥,能留在记忆里的,都是那些于我而言最特别的。

有段时间,因为在勤工俭学,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一站就是一整天。有熙熙攘攘的大街,也有不知名的小巷。自己就像漂浮在小城上空的云朵,风一来,就换了方向。

站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匆匆走过,偶尔有人匆忙中投过一道目光,而有的人始终匆匆走着,仿佛我并不存在。路上的人在他人眼里,像是路旁的石头、花草那样平常的事物。那是繁华喧闹的世界,白天人来人往,夜晚灯红酒绿。站在那里,一种被人遗忘的感觉溢上心头;站在那里,卑微而又渺小。仔细想想,也只有站在路旁“闲”着的人,才会有时间“被人遗忘”;而真正穿行在街上的人们,是没有时间进行“遗忘”这事儿的。匆忙之中没人记住身边曾走过什么人,也不会记住走过了什么人的身边。如若有人需要买一瓶水,停下来,问价,付了钱,又会匆匆离去。卖水的阿姨笑着问一句,“小伙子,去哪里上班啊?”问答她的,会是空气中隐隐约约的某某地名,人却早已不见踪影,阿姨笑笑,却不介怀。站在那里,腿上泛着阵阵酸痛之感,心里如是。他们心里建筑着的,是与陌生人隔绝的城堡,他们则是那守城的人。没有特殊的交集,外人走不进那里,也无路可进。

偶尔有人不经意撞在一起,肇事者不好意思的道歉,一口浓厚的地方口音,被撞者听到了,惊喜异常,问了许多,原来是同乡,于是两人交换住址,交换号码,又匆匆离去。等到无意之中翻到号码,才想到某某时间遇到了某某人,于是和家人提起,然后慢慢联系着,算是又一个人走进了他的生活。当然,这一切不是发生大街上的,而是某个后来。

小巷里的时光,和繁华的大街上是截然不同的景象。小巷于大街而言,古朴而陈旧,中间一条铺满青石板的路,路面并不平整,石板上蒙上一层薄薄的尘埃。零丁的行人一高一低的走在石板路上,踩出一行行参差不齐的印记;人们走过石板时,发出“嗒、嗒、嗒、嗒……”的声音,传遍小巷的每个角落。扬起的尘埃笼罩着路旁老旧的房舍,晨曦穿透下来,晕红了路边稀稀落落的小贩的笑脸,有人不自觉的走近问价,路上的人和路边的人就这样交集了。即使不买东西,也会有人问一问的,仿佛吸引他们的,不是小摊前琳琅满目的商品,反而是那一张张晕红的笑脸。渐渐地,路边原本关闭的铁门帘子拉了起来,流动的小贩开始寻一个好地界坐下,路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

我目睹了小巷里的人们,由一个纯粹温暖的笑脸,开始了一天的生活。作为一个不专业的“小贩”,我在那里站着,与周围的人比起来,显得有些突兀,人们不自觉地投来好奇的目光。但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惊奇,仿佛他们见惯了这副“初来乍到”的模样,不甚稀奇;又仿佛我就是他们生活里的一部分。

路旁卖水果的婶子认真的堆砌着她的水果,渐渐将它们堆成了一个个塔状。旁的水果贩子见了,也赶紧的开始堆砌起来,仿佛卖的不是水果,而是筑塔的艺术。那些挑着菜篮子走街串巷的人,用一口浓重的乡音吆呼着走过,沉重的担子下,身形依旧飘然。偶尔有小孩子牵着母亲的手,在一个个小吃摊旁留连,跟在后面的母亲无奈的问价,遇上便宜又好吃的就买一些,直到小孩子手里拿满了,小孩方才消停下来,乖乖的跟在母亲后面。在我旁边的小姑娘一脸不甘地看着自己的菜篮子,恨不得将它变成好吃的,将小孩子哄过来。我看着她可爱的神情,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姑娘看到我笑了,倒不好意思了,拿着矿泉水瓶自制的洒水器,自顾自给蔬菜洒着水,仿佛故意不理会我。我倒喜欢她的性子,还是个孩子,单纯可爱,却又早早的出来赚钱,分担父母的重任。但是她不久就走了,换了她的母亲过来,临走时还朝我一瞥,更让我觉得她的可爱。

小巷里来往的人不多,既不拥挤,也不冷清。人们并不急着赶路,而是从容自若的走过,与路边的小贩讲价,与路上的熟人打招呼,话家常。我能从他们脸上,看到他们生活着的气息。我像一个看客,看着小巷里的一切,忘了自己同样扮演了一个“小贩”的角色。

黄昏的时候,下起了小雨,我独自离开了。回顾了一眼陪伴了一天的无名小巷,它穿插在烟雨缭绕的小城里,显得那么自然。巷口盛开的玉兰零乱了季节,让我有一瞬间的恍惚。小城里没有炊烟,只有笼罩在薄雾中的万家灯火。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活着,活在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小城里。

或许,我会期盼着偶遇一条陌生的小巷,偶遇心里的那座小城。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半城 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