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毕节 > 正文

“摩托书记”吴贤耀

“四叔,今晚总可以回家吃饭了吧!”

“算了,你们赶紧吃,不要等我,忙得好!”

“你总是那么忙,要注意身体!”

“放心,我能吃能睡,好得很!”

……

“那你要记得吃药,不行就抓紧住院!”

“这几天事多,先吃药,实在不行,再去医院。”

……

当时间来到2017年6月23日15时18分,吴贤耀从灾区赶到毕节市政协会场时,生命永远定格在这一刻,年仅47岁。

让侄女吴鑫难以接受的是:“昨天都还通话,今天他就没了,全家人难以接受。”言语间,吴鑫咬住双唇,还是无法抑制悲痛,又哭了起来。

“你说什么?吴主席走了?你别乱说!”

“哎!多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

……

当人们得知吴贤耀在工作期间,因长期带病工作、积劳成疾、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去世的消息传出时,朋友圈瞬间凝滞了,谁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认识吴贤耀的人都在回忆他,回忆他的点点滴滴,尤其是曾经在七星关区田坝桥镇工作的很多干部,在他们的微信群里留下了这样几个字:“摩托书记走了!”

老百姓亲切称他

“摩托书记”

“老领导,对不住,在大新桥工作时向你‘骗’ 了300块钱,请不要介意!”2001年11月底,吴贤耀从千溪乡调任田坝桥镇党委书记,与镇长吕碧生见面时微笑着说。

提到那300块钱,现任七星关区水务局党组书记、局长吕碧生记忆深刻, 1991年,他任共青团毕节市委宣传部部长,吴贤耀任毕节市大新桥办团委书记。一天,吴贤耀拿着一份报告给他,希望团市委支持300元钱搞活动。吴贤耀却拿这300元钱开办了一个青年创业示范培训基地,帮助有志青年学习新知识、新技术,不用外出务工,实现当地创业就业。

吕碧生感慨,如果每个乡镇办的团委书记都像吴贤耀一样,主动对接,主动谋发展,这样的“谎言”是一件多么好的事。

实际上,在大新桥工作期间,吴贤耀就给同事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为人、工作能力广受好评。

现任大新桥街道社事办主任王永坤说,吴贤耀人特别好,能写一手好字、好材料,手劲特别大。那时还没有电脑打印机,白天走路下队,晚上还要加班写材料,写好后,用钢板刻印成蜡纸,再用手动油印机一张张印制。这活儿需要力气,时间长了,手掌还会打起血泡。这时,吴贤耀总会抢着印刷棒,不给其他人。“别人去抢,他一让,反而弄他一身墨。大家就笑起来,原本加班的疲劳也没有啦。”

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兢兢业业工作;无论在哪里,总能和干群打成一片。从乡下调到市里、又从城市调往乡下,工作的地方变了,但务实苦干、不畏艰难的作风没有变。从大新桥团委书记到毕节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到阴底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再到千溪乡党委书记、田坝桥镇党委书记……职务变了,但一心为民、廉洁奉公的初心没有变。

这,就是吴贤耀。

如果说吕碧生和吴贤耀是因为300块钱相识,那么,他们的相知,却是因为一场意外的车祸。

2002年6月20日清早,吕碧生和政府里面几个干部像往常一样,坐镇政府交通车去上班,车子开到观音桥进田坝桥路口几公里处,由于驾驶员操作失误,加上路窄湿滑,造成翻车。此次事故造成人员受伤,车子严重受损。因为下雨,前夜在镇政府值班的吴贤耀听到消息后,立即带领除值班人员外的其他同志全部赶到现场救援。

曾任田坝桥镇办公室主任李华回忆,吴贤耀赶到现场后,马上指挥调度把伤者全部送到毕节专医院进行救治,并安排职工轮流照顾伤者。

“没事,请大家放心,不要担心钱的事,好好养伤。”吴贤耀一边安慰大家,一边打电话:“小丁,抓紧给我送点钱到专医院。”

“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赶紧拿钱过来!”

……

现任七星关区城管大队副大队长史远英还清楚记得,所有伤者的入院费一万余元还是吴贤耀从家里拿来垫付的。

随后,镇党委政府工作主要靠吴贤耀一个人调度指挥,安排落实。他白天忙完工作,晚上还去陪陪受伤的同志。20多天下来,吕碧生看到原本又黑又瘦的吴贤耀更黑更瘦了。

“实在不忍心看到他一个人挑重担。”还未痊愈的吕碧生坚持要求出院。

出院那天,吴贤耀打电话告诉吕碧生,在观音桥进田坝桥的路口处等他。当吕碧生坐车到路口时,看见吴贤耀骑着一辆崭新的摩托车,微笑着对他说:“老师傅,我开‘专车’来接你了。反正政府的交通车摔坏了,以后就骑摩托车上班,方便。”

从此,无论是进城开会,还是走村进寨,处置灾情,动员群众,摩托车成了他“最好的助手”。

时间长了,干部职工、老百姓都亲切称呼他:“摩托书记”。

“摩托书记”忙跑“两头”

基础设施建设需要钱、民生保障需要钱、发展产业项目需要钱、政府办公需要钱……

吴贤耀到田坝桥镇时,面临一系列经济社会发展的难题。

吴贤耀鼓励大家,再难也得支撑,再苦也要干活,决不能在工作上有半点马虎。而他,带着吕碧生,常常“拜访”上级部门,追着领导“要钱”,四处 “化缘”。

跑的时间长了,“要”的次数多了,难免会吃闭门羹。每当这时,吴贤耀总以微笑面对。

在吴贤耀的“软泡硬磨”下,筹集到一笔改善民生项目资金款,用来修路、筑河堤。市某部门还送给他们一辆旧的北京吉普,方便办公。吴贤耀并没有把车子占为己用,而是安排给干部职工用,让大家能更好开展工作。他依然骑摩托上班。

“太烂了,进城开会人家都不让停。”提到这辆吉普,当初在田坝桥的干部职工们记忆深刻。田坝桥村老支书林泽民直言不讳,那辆吉普车还不如拖拉机,座位坏了,干部下村,就抬一块石头当座位,叮叮咚咚就出发了。

北京吉普记录了一段艰苦而美好的时光,“摩托书记”书写了一段感人而难忘的故事。

吕碧生说,吴贤耀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总是看到事情的积极面,为了工作,为了群众利益,他都会去努力。

多年来,田坝桥镇产业发展单一,群众增收致富路径不多,除烤烟外,更多靠传统养猪、养牛,种玉米、马铃薯。每到收购烤烟的时候,烟农最盼望的人,就是 “摩托书记”。

提到吴贤耀,螃蟹村村支书阮开华至今还清楚地记得两件事。

对私自倒卖烟叶的行为,吴贤耀抓得很严,不徇私情,一些烟贩子特别不爽,看到吴贤耀到烟站,试图找话。吴贤耀并不理睬,而是走进烟站,拿起烤烟,翻一翻,抖两下,看看成色,然后把验级员叫到身边说:“老百姓不容易,处在两个级别中间的,就高不就低。”“吴书记最痛恨耍秤杆子,缺斤少两,损害老百姓利益,如果被他逮到,坚决严惩。”谈到吴贤耀保护烟农的事,阮开华记忆犹新。

另一件事是,一天早上,他打开门,就看见吴贤耀骑摩托来到他家,对他说:“阮支书,听说群众不愿发展营养坨包谷,要多做工作,搞个现场会,让大家都懂。”随后,在马场召开的营养坨玉米种植现场推进会上,吴贤耀几个跨步,挽起袖子,蹲在地上就捏好几个营养坨,还告诉大家:“我敢打‘包票’,老乡们,要相信科学,天气正常,收成一定比原来好。”

在逆境中坚强,在困难中乐观。任何时候,都把老百姓装在心中,把群众利益放在首位。

“摩托书记”的民生情怀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曾任田坝桥镇副镇长的支牧说,2003年6月的一天,头晚下大雨,吴贤耀赶紧打电话给值班人员,要求做好防汛救灾工作。第二天一大早还在下雨,他不放心,很早就骑摩托往田坝桥镇赶,在骑到十二湾子村桥墩不远处,摔了一跟头。他马上起来,又骑车到政府,去寝室换好衣服,随即开会安排,成立两个巡查组进村入寨,了解灾情。他带领一个工作组巡查田坝桥、店子、螃蟹井、弯腰树四个村,镇长吕碧生带领一个组巡查另外四个村。

田坝桥村受灾最严重,几百亩农田基本被毁。洪水冲毁河堤,淹没农田,漫上公路上的水,最深处齐膝盖。吴贤耀带领大家一边查看,一边提醒大家小心。

灾情过后,有干部听群众说:“早上吴书记骑摩托摔伤了。”支牧等人晚上去看望,才发现他的手臂和脚多处受伤。

吴贤耀不怕身体疼痛,只怕农田“受伤”。

田坝桥村大田坝的稻谷,每到雨水季节,总遭受洪水威胁,尤其是位于上游螃蟹井村大洞处,一旦雨多,河水上涨,千亩农田不但绝收,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也有一定危险。

老百姓靠什么过日子?

怎样治理洪灾?

如何发展产业?

……

一个个事关民生的难题,一件件事关群众生活的大事,扎进吴贤耀的心头,也摆在全镇干部职工面前。

“政府再穷也要干。”先修河堤再修路,路通好谋产业富。

支牧说,吴贤耀动员广大群众投工投劳,就地取材,加宽河面,清理河床,重筑河堤。依靠群众的力量,同时协调市农办30万元资金,完成店子村河道治理工程。直到今天,河堤还护着千亩农田,护着群众秋天金色的希望。

臭水井村是田坝桥镇与八寨镇接壤的一个村,有3000多人。很久以来,村民大多数生活用品,都是通过一条狭窄的土坯路前往八寨赶集购买。八寨镇的小商贩也常常背豆腐干、麻糖来臭水井叫卖。下雨路滑,两地老百姓出行很费劲。

现年74岁的原村支书张庭模找到吴贤耀说:“书记,那条路太烂了,过马车都难,老百姓赶场不方便。”

“我明天去看看。”

经过实地调研,吴贤耀确定修路,与八寨镇一起,共同完成这条“通商”很久的道路。项目争取后,吴贤耀协调有关部门,筹集资金4万余元,完成田坝桥段1.2公里长、宽5.5米的通村砂石路。

当时负责修路的张守顶说,吴贤耀对修路的要求高,标准严,还常常骑车前往查看。一次,他骑车摔在小麻窝组,满身是泥,就把车放在路边,步行下来。

看到张守顶,吴贤耀微笑着说:“伙计,为了看你修路,我摔了一跟斗,你要负责!”

“书记,我一定负责,一定把路修好。”路修好后不久,在村换届选举中,张守顶还当上臭水井村村支书。

“如今,这条路已成通村油路。哎!路变好了,当初修路的书记走了!”提起这条路,想起吴贤耀,张守顶一直叹气。

幸福不会从天而降,梦想不会自动成真。

2003年,吴贤耀被评为全市优秀共产党员,获500元奖金。同年,农机、水利、畜牧、农技等部门联合成立农业服务中心,各乡镇干部实行竞聘上岗。史远英作为一名年轻女性,又是学农业科技专业,在竞聘中当选田坝桥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上岗后,她向吴贤耀汇报,十二湾村适合发展玫瑰花种植,但缺乏资金。

“好!拿去,这是我获优秀共产党员的500元奖金,正愁找不到用处!”汇报完,史远英非常激动,也很纳闷:“书记每月的工资就600多,得了500元奖金,怎么就舍得拿出来给群众种植玫瑰花?既然如此,就把工作做好,不辜负书记的一番用心。”

为了规划玫瑰花种植基地,发动群众做好来年的营养坨玉米连片种植,吴贤耀带领干部奔向十二湾。

“不怕死的上来一个!其他人坐‘软卧’。”前往十二湾的路坡陡路窄,下面峭壁深渊,“我一直不敢睁眼,怕落下去就完啦!”现在提起,史远英依然后怕。

史远英介绍,一年下来,300多亩玫瑰花,能够采花1200多斤,共收入4000多元。虽然每户才获利两三百元,但那时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

有饭吃的老百姓是愁富,而最让吴贤耀放不下心的是那些最困难的个体。

一天,散会后,吴贤耀问张守顶:“臭水井村哪些老党员最穷?”

“李学方和吴维绪。李学方是鳏寡,吴维绪是老兵。”张守顶说完,带领吴贤耀先后探望二人。吴贤耀分别给他们送了300元的慰问金。张守顶心想,书记每月就几百元,怎么给这么多呢?

时间久了,张守顶也明白吴贤耀是怎样的一个人。

“摩托书记”的“牛脾气”

曾经,高桥村偷挖开采小煤窑,群众生命安全令人揪心。高桥村是全镇地盘最大的村,山多坡陡,人居分散,巡查难度大。

前往高桥村,需经两合岩。此处是一条又陡又窄的小路。吴贤耀组织工作队去高桥村检查烤烟种植情况,主要是担心群众偷挖囤煤。走到两合岩,大家手牵手下坡,吴贤耀冲在第一个,牵他手的人力量不足,吴贤耀一个踉跄就滚下去几米远。大家都在担心,他却迅速爬起来笑着说:“没事,好久都没摔跟头了,还有点‘爽’。”

“怕出事,下雨更要查。”现任七星关区委统战部联络联系办主任的陈畅说,当时他任国土所长,每次陪吴贤耀去高桥村巡查,都是一件“苦差”。老百姓太“厉害”,总是想各种办法对付他们。晚上去蹲点,也很难发现。终于,一天晚上,他们例行巡查时,发现一农户将煤洞入口开在牛圈里面,还用包谷草堵住洞口,非常隐蔽。吴贤耀批评教育他们后,回到政府寝食难安,认为长期这样巡查也不是办法。

“出事了怎么办?坚决关闭。”吴贤耀组织开会,大家一致同意关闭小煤窑。

问题是先关闭哪一家呢?

吴贤耀掷地有声地说:“先从村干部家的关起,绝不手软!”

这是“摩托书记”敢于碰硬、铁面无私的“牛脾气”。

“平时没水吃,水来不能吃。洪水过去后,又到口渴时。”提到饮水问题,林泽明有说不完的话。

田坝桥镇饮用水源远,储水困难。集镇所在地村民和政府用水都靠水泵站用电抽水供给。不料水阀遭雷击损坏,抢修来不及,只能供部分村民用水。林泽民当时负责管水,向分管领导汇报,要求更换水阀后才放水。不知详情的吴贤耀,找到林泽民大发雷霆说:“林支书,政府都几天没水了,干部吃水你都不给,什么意思?”说完就很生气走开了。他被吴书记责骂的消息很快传开。

而因为吃水问题,林泽文也得罪了不少村民。不久,便有些村民想破坏水管,截管放水。林泽民便将此事告诉吴贤耀,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吴贤耀说:“林支书,管好水,无论是哪一个,敢破坏水管,就依法处置。”

没多久,吴贤耀协调资金,基本解决了全镇生活饮用水问题。在离开田坝桥镇的座谈会上,吴贤耀说:“后来我经过了解,林支书是对的!”

这句话,林泽民感到犹在耳旁。

在得知吴贤耀离世的消息时,林泽民潸然泪下。

“摩托书记走了!”他活在我们心中。(毕节日报 燕军 张广为 刘佳兴 黄梦瑶

责任编辑:黄亚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吴贤耀 吕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