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体 > 正文

韭菜花

我是土生土长的赫章人,生于这片土地,长于这片土地。直到2014年,我才离开家乡到外省念大学。和每一位离家的孩子一样,对于家乡,我也有一种浓浓的思乡情结。

平常在学校,每当有同学或老师说起家乡的旅游景点时,我都会插上一句:“我的家乡有韭菜坪,坪上的万亩韭菜是野生的,而且开的花还是紫色的。”每次说完,我都有一种自豪感。开始,同学们和老师都不相信韭菜花有紫色的,纷纷表示只见过白色的韭菜花。直到有次广告学课上的模拟新闻发布会现场,我展示出在网络上找到的关于韭菜花的图片,同学们纷纷询问图片是不是后期调的色。在我肯定的回答不是后,同学们都惊奇不已。

三年过去,我不知当初是何等的勇气站在讲台上说韭菜坪。毕竟在那之前,我不曾亲眼见过你,只是通过朋友圈和网络了解你,通过别人的口述了解你。

今天,我有幸亲自到你生长的土地上,揭开你神秘的面纱,看看你真实的样子,让我不免有些兴奋与激动。自从知道我将与你相见,感觉自己像陷入爱河的小伙子。出发前一晚,眼前时刻呈现着与你相见的构想画面,让我知道原来有一种兴奋叫做期待,有一种愉悦叫做满足,有一种情感叫做我与你相见。

大约早上九点半,我们到达兴发乡中营村,我快速下车,朝你走去,怀着激动且忐忑的心情走近你。紫色的相思草在风中摇曳着,像是在对我的到来跳着热情的舞蹈。薰衣草静若处子,等着我的走近,感受她的芬芳。

在观看过彝族特色舞蹈《铃铛舞》和七月火把节后,我们坐上缆车登上韭菜坪。缆车上行,看着窗外的景色,随风旋转的风车,成群的牛羊在草地上悠闲地溜达着,仿佛一切与之无关,这只是它的世界。到达坪上,踏上栈道,微风轻轻拂过我的脸,像个调皮捣蛋的孩子,轻柔或强烈地亲吻我的脸颊。走上玻璃栈道,翠绿的山峰一座挨一座,跌宕起伏,荡气回肠。紫色球状的韭菜花点缀在万亩绿色草叶间,美不胜收。仿佛触手可及的白云,叮叮咚咚的流水,慢慢使自己那在喧闹不堪的环境中浮躁的心归于平静。

韭菜挑出一根碧绿的苔茎,顶端的紫色花儿一簇一簇,全盛的花朵似拳头大小,未开的小花苞若鸡心,红豆大的花骨躲在青衣里,少女般娇羞可爱。紫的花和翠的叶,在风里款款摇曳着,优雅高贵。风吹过紫色的花海,蓝色的天空下韭菜花正在绽放,心在那一刻停了下来…… (毕节日报 王云

责任编辑:杨希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