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织金洞发现记

霸王盔

1980年4月8日,是织金洞历史上最值得纪念的日子。这天,由时任织金县文化局副局长的朱邦才与县建委副主任龙浩如、城建局副局长郁忠鑫等人组成的勘察队,前往由官寨乡群众提供线索的大黑洞、小黑洞、仙鹅孵蛋洞、犀牛望月洞勘探。

从红岩到官寨,直线步行2公里,汽车绕道鼠场10余公里。早饭后,勘察队分两个组前进,据朱邦才老人回忆,当时他和龙浩如、郁忠鑫等6人选择步行到官寨,同时探寻沿途的洞穴。

早上9点,勘察队走到官寨乡东街口时,发现左侧山腰有一个洞,站在洞边往下一看,里面雾气腾腾、深不见底。打探路边犁地的老乡,才得知这是打鸡洞(织金洞的前称)的天窗,洞口在山的那一边。绕过山嘴来到洞口,大家发现从洞口往下延伸的坡面陡峭,乱石累累,便相互牵拉着往下走。然而,却在今天被命名为“讲经堂”的地方碰到了垂直的峭壁。

令人难以置信的惊人发现,往往伴随着透不过气的艰难挑战。一行人将棕绳拴在钟乳石上,一个一个悬空而下。经过狭长的洞道,大家慢慢走到一个很大的洞厅。在这里,千姿百态的石柱钟乳和高达数十米的钙华塔山,把巨大的空间分隔成了若干个厅堂。勘探队在这里进行了整整3个小时的摸索,又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在爬上一个五六十度的陡坡后抵达了今天的“南天门”。

探洞的迷人之处,在于历经黑暗之后的豁然开朗。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南天门”的那一边竟然是一个冰雪般的世界,所有的滴石景物都身披银装。这便是今天的“水晶宫”。经过几个小时的拼搏后,大家在这里做了短暂的休整。回头往右,勘探队员们又发现一条窄缝,于是在一条又一条窄缝后面,“灵霄殿”和“广寒宫”都被发现了。等到一行人准备往回赶时,却发现由于探勘的路线太长,地形太复杂,沿途又被美妙的景观分散太多注意力,很难再找到回程的路。

百感交集之中,手电筒也没有电了。四处碰壁,大家只得停止了行动,在冥冥的黑暗中开了一个短会。经过认真推理、共同分析,大家大致判定了方向,最终拖着疲惫的身躯,下滑坡,过泥潭,攀绳索,上峭壁,从乱石丛中走出洞外。这时,天色已经断黑很久,勘察队的其他人因为找不到朱邦才6人,已经组织民兵赶来救援。

4月9日,溶洞资源勘察队的全体队员再进打鸡洞。除了复查前一天勘察过的地方外,他们还进入了今天“广寒宫”的前部分进行勘察。虽然见到了绝妙的“霸王盔”、“梭罗树”,但是,由于洞厅太宽广,时间不够,他们仍然没有去到这个景区的最深处。

4月12日,织金县溶洞资源勘察队三进打鸡洞勘察,这一次他们去到了“广寒宫”的最深处,见到了后来被公认的“银雨树”。见此情景,勘察队员们情不自禁感叹道:“这个溶洞,毫无疑问是天下第一洞,是溶洞之王。”

就这样,这个日后举世公认的喀斯特岩溶奇迹,在深埋地底数十万年后,终于在20世纪80年代的第一个春天被发现了。

·织金洞管理局供稿·   (毕节日报)

责任编辑:杨希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