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旅游资讯 > 正文

大方县西盖河密林古道话沧桑

古道上的野生菌

西盖河渡口

金银草草地

渡口边苗寨

“望乡台”

马路梁子古道

看,一队马帮刚从西盖河渡口的渡船上下来,就沿着峡谷中青石板铺就的山路迤逦而上。

此时,人马俱疲;人,汗流浃背;马,不时用流淌着汗水的脑袋摇响成串的铜铃,于是在奇峰高耸、沟壑深深的山谷中不时响起马铃声。

大约行走三华里后就是马路梁子,在这段山路上,马路梁子最险,远远望去,石梯路就像蜀道上的栈道,“挂”在悬崖峭壁上,不过,马帮里的人都是一群善于攀爬且善于涉险之人,而驮着食盐、粮食或茶叶等生活必需品的马是一种善于攀援且行走山路的山地马,所以,马帮经过此地几乎有惊无险。

过了马路梁子,马帮沿着古道进入一条密林掩盖着的山峡,名为余家冲。此地景色幽美,古道在密林中蜿蜒,林中百鸟和鸣,道旁是潺潺流淌的小溪,小溪清澈见底,可见半斤以下重的鱼在水里“往来翕忽”,古铜色的石蚌静静地在水中的石头上趴伏着……但马帮人是不敢徜徉在诗境画意之中,因为此地是险要之地,曾有别的马帮在此遭遇“剪径”,马帮必须趁着天还未黑通过余家冲,爬到望乡台的“马店”。

“望乡台”不是道教传说中的地名起源,它是一座不大的坐北朝南的椅子型山峰,山峰北面如同椅子的靠背,南面形同铺着青青草地的“坐垫”,南北合成一张巨大的“椅子”。在这把“椅子”巨大的“坐垫”上修建木架房——马店。店的主人给马帮人提供住处、备简单的饭菜,房前的草地上修了木栅栏,马就圈在里面。吃完食物,趁着暮色,马帮人会往南眺望雾气弥漫的西盖河谷,眺望着一路艰辛走来的家乡方向的路,扯起浑厚的山歌调子唱起了千年不变的歌谣,思乡的情绪伴随着古老的歌声在西盖河畔,在神秘的古道上弥漫,这便是“望乡台”的实际含义。

夜晚降临后,马帮人还在梦里沿着他们一路向北走来的路走着:昆明——曲靖——水城——大兔场(今纳雍县城)——卧这猫场(今纳雍乐治镇)——牛场坡——鼠场——小路岩脚(今千岁衢一带)——珠场——大定府城(今大方县城)……

这样的场景从明朝嘉靖年间至民国时期,不知在乌蒙山腹地的六冲河西盖河畔上演过多少遍。

今年中秋节前一天,正值艳艳的秋阳朗照故乡。当笔者再次来到故乡西盖河畔这一隅时,眺望着西盖河澄碧的水和不远处的夏蓉高速公路,俯瞰着浓荫覆盖的余家冲上若隐若现的西盖河古道,环视四周被当地文化人称为“狮子摇铃”、“犀牛困塘”、“雨洒金桥”、“日落碑线”、“象鼻搅水”等自然景观和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仰视形同高大魁伟“大将军”的大营坡,我不禁被这移步换景的美丽和悠悠古道沧桑震撼了。虽然古道上已没有了马帮和类似于驿站的“马店”,但故道犹存,美景犹在,古风犹存。

西盖河古驿道上战争的痕迹在历史的劲风吹拂下留了下来,牛场乡最高峰大营坡和与其对峙而立的营盘坡上至今还留着冷兵器时代的战场防御工事——石墙,古驿道旁还有倒流水人饮工程、廖公岩绝壁公路等人文景观,以及历史悠久的独库苗寨。(乌蒙新报 文/杨镇江 图/杨镇海 郭海

责任编辑:杨希喆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