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正文

威宁观鸟

在秋冬时节,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便去了一趟草海。一阵阵“咕咕”声,打破了秋日的宁静,只见成群的鸟儿从头顶欢快地飞过。听撑船的人说,这种鸟叫黑颈鹤,是“会飞的大熊猫”,全球仅存7000余只,很是珍贵,也是世界上唯一生活在高原沼泽的鹤类。

据悉,每年国庆节后,大量候鸟从北方迁徙至较为温暖的地带过冬。不仅种类繁多,而且很多是寻常日子里难得一见的稀少品种,在湖泊、湿地、自然保护区等地聚集,鸟儿们灵动多姿、婀娜轻盈的倩影,与草海良好的生态环境,勾织出一幅美妙而温暖的画面。

船行岸移,水波荡漾。各种水生植物浮游植物几乎布满水域,它们在水底形成一层层浓密厚重的、苍翠蓊郁的水草世界,水体和植物相映成趣。一群群羽毛斑斓的鸟儿,时而聚集在湖面上觅食、打闹嬉戏,时而翱翔在蔚蓝天空。穿行草海,仿佛进入一张自然的画卷:“人在画中游!”将心扉敞开,忘记生活的喧嚣浮躁,用心去聆听大自然的声音,发现大自然真的很美。

威宁人是懂鸟、爱鸟、知鸟的。这里的人们从不伤害鸟,没人会去驱赶它们,有时散落一点粮食在田间地头也就不要了,留给鸟做食物。这种不成文的约定,已成为威宁人的一种生活常态。

当地人向大家讲述了在威宁广为流传的一个故事:2005年,近千只黑颈鹤告别草海集体飞回北方,没想到其中一只成年雌鹤因病不能起飞,雄鹤随大部队起飞后,在空中盘旋发出哀鸣,不停呼唤地上的“妻子”,一个多小时后,雄鹤俯冲下来,两鹤紧紧挨在一起,几天后相拥而亡。

这样的故事让我想起了“梅妻鹤子”。古往今来,文人中,爱鸟最甚的,当属隐居深山的林和靖,他终身未娶,只以梅鹤相伴,被后人称为“梅妻鹤子”。沈括《梦溪笔谈》里记载:“逋常泛小艇,游西湖诸寺。有客至逋所居,则一童子出应门,延客坐,为开笼纵鹤。良久,逋必棹小船而归。盖尝以鹤飞为验也。”用鹤飞来唤主人回家,既为鲜事,亦足以彰显主人爱鸟之痴。

鸟也是通人性的。鸟与人物情感息息相关,并将不同的生活境遇演绎得淋漓尽致。 去威宁草海观鸟,或者不仅仅是真的观鸟,还可以观人心。“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谈的是辽阔空旷的孤独。“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则是失意时的惆怅“拍手笑沙鸥,一身都是愁”饱含了无奈自嘲之心,“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书尽了少年人的意气风发。

落日时分,返回草海码头,回望游览过的路径,只见夕阳金黄的余晖洒落在平静的湖面上,云彩十分绚美。烟水霞霭之中,鸟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整个草海活了起来,游船相邀而归,空中飞鸟往来不绝。因此,在很多时候,人们无法在现实中飞翔的时候,便想到了鸟儿,要让理想,如雄鹰般翱翔。(乌蒙新报 文/刘国琪 图/魏运生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草海 爱鸟 雄鹤 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