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毕节文化 > 正文

苗族服装:挑染之间 绚丽如虹

描花

走进七星关区千溪乡刺竹沟村,青色的瓦檐在翠竹之下隐隐若现,世外桃源之感迎面而来。不时,几个彩虹般的身影映入眼帘,百褶裙裙摆划出了优美的弧线……

在这里,苗族同胞们最出“彩”的作品便是他们身上穿着的服装。苗族服饰工艺精湛、造型独特,以民间艺术的形态存在,其绚丽如虹的色彩和精美的刺绣,被誉为苗族人民的一部“无字史书”。

五溪衣裳共云天,在刺竹沟村,纺麻织布依然是随处可见的风景。

做完一天的活,杨志英终于可以休息。她走到家门口,坐在织布机前拿起穿梭器,熟练地织起布来。漆红色的穿梭器在麻线之间灵活地穿梭着。每穿梭一次,她就拉动一下梳理器,布面上立刻落下一行整齐的“纬线”。

杨志英今年50岁,自10岁起,她便从母亲那里学会了纺麻织布。“织布时最关键的是掌握织布机上的竹竿、梳理器、隔线器、穿梭器4个要件……”她一边熟练地操作着,一边介绍道。苗族人便是用这布,做成了大领对襟短衣,配以百褶裙,穿出了色彩斑斓、飘逸多姿的动人模样。

织布机来源于手工打造。一把斧头、几块木头,即使没有工图,苗族人也能熟练地将其镶嵌、安装。

而线的原料,则相对复杂。麻线来自于麻的种植, 5月,麻成熟后,便要割麻、剥麻、晒麻。晒好之后便是舂麻,这是为了让光滑的麻皮柔软,方便之后的连接。此后,还要将麻绩成线放进草木灰水里煮漂,确保麻线均匀。

织布只是制作苗族服饰的第一步,布料织完后,才是真正展示苗族人绘画、刺绣功底的时候。

挑花,即刺绣,是苗族服饰中最绚烂的艺术。苗族女子捧着雪白的麻布,手捏一根引着彩线的绣花针,便开始创作,不用描底,不用看图。不多久,一些对称而颜色艳丽的几何图案、花纹便跃然布上。“苗族人挑花是不用描底的,描底就是不过关。图案都在心里,我们只是用线表达出来。”杨志英说。

相较绚丽的刺绣,蜡染则更显素雅沉稳。杨志英指尖捏着蜡刀,在蜡碗里蘸了蘸加热融化的黄蜡,再轻轻地用蜡汁在麻布上作画。不多时,一排“十”字形、“回”字形的图案便绽放在麻布上。画完后,她用蓝靛浸泡染色,再用适度的热水为麻布脱蜡。

“脱完蜡,把几块挑好花、染好色的布连接起来,就是衣裙。百褶裙在连接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皱褶,合格的百褶裙,褶子要有500个。”杨志英边用板子辅助折叠百褶裙边说。

苗族服装的美丽,是颜色的搭配,更是艺术的结晶。一套五彩云衣,从种麻到成衣,要经过一年的漫长时光。

唯独代代传承,手艺才不怕时光的冲刷,才能生长和发扬。杨志英摆出自己的作品,骄傲地说:“我的妈妈教会了我这门手艺,让我做出了很多漂亮的衣服,我的女儿们也都学会了。将来我还要将它教给我的孙女们,让她们知道我们苗族服装的工艺和美丽。”

蜡烟轻舞中,艳丽的百褶裙发着斑斓的光。(毕节日报 文/陈香梅 图/黄子涵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