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正文

刘安国:绿遍青山情未了

人物档案:

5月4日,记者走进位于大方县对江镇大山村的刘安国家里时,86岁的刘安国正半躺在床上,收看电视机里播放的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报道。电视机旁,是一张上了年岁的旧沙发。

活到老学到老。学习是刘安国一直保持的习惯。

刘安国,原大方县马场区委书记。从1965年开始,在马场工作的18年间,他带领干部群众大搞生态建设,兴修水利。

1989年,刘安国正式退休。但他仍持续发挥自己的余热,继续为当地百姓服务。

一个接着一个故事的讲述,让我们的思绪回到50多年前。那时,道路坑洼不平,刘安国经常在山间小道上艰难跋涉。

走,是他工作的常态。个子高大的刘安国凭借一双大长腿,走遍了马场区的每一个村组。

一个帆布包、一个口缸、一块毛巾,这就是刘安国下村时的全部“装备”。帆布包装馒头,口缸喝水,毛巾洗脸擦汗。

“他一天要走四、五个公社,全区九个公社,他可以两天就走完。大家都说他是‘长脚杆’书记。”他曾经的同事严云说。

现在的马场镇的范围只有当年的4个乡(公社),而当年的马场区管辖了9个乡(公社),范围达300多平方公里。

靠着两条腿,刘安国把这300多公里内9个公社的村庄、田间地块走了个遍。

到马场区半个月后,刘安国就把目标定在了马场街背后的毛栗坡。他找到马场公社书记刘世晶:“老刘,我们在这里办一个林场,一定能成。”

“毛栗坡是个大火草坝,之前种过很多都没成活,要不换个地方?”刘世晶有点不太相信毛栗坡能种树。

然而刘安国种树“很有一手”,他组织大家先开荒,后砌坎,顺坡随形,搞成梯土。原计划春节前开荒培土,春节后种苗,没想到春节前各队的树苗种植任务已完成。

毛栗坡成功造林后,各地纷纷效仿,按刘安国的方法制作出自己的林场规划并付诸实施。

事业是干出来的。

刘安国一生讲究的就是“实干”二字,他崇尚行动。

刘安国经常穿着草鞋,奔走在马场的村村寨寨,以“巴不得白天不会黑、瞌睡不会来”的精神,带领马场人民,植树造林涵水护土,开山炸石兴修水利,日夜奔忙。

那时天大的事情,便是解决老百姓的吃饭问题。“手里有粮,心头不慌。”刘安国深知,要解决粮食问题,得从三个方面下手:生态、改土、水利。

要让地里长出粮食,先得解决水土流失的问题,如何解决?必须种树。

刘安国先后带着群众造了水窝寨、水草坝、抬沙、衙院、白岩脚、奢氏宣慰屋基等十几个林场和青杠坡茶场,面积达2万多亩。

改土包括瘦改肥和土改田。当地土壤酸化,刘安国就组织群众烧石灰,改良土壤,提升肥力。

而土改田更是难上加难,想要把土变成田,最关键的是水,而马场最缺的就是水。

“修水库!”刘安国一拍桌子,斩钉截铁。

恢复生态、兴修水利、土改田,都是为了一件大事——粮食生产。

18年的时间,刘安国大部分时间都在路上。哪里适合种什么、收成大概有多少,哪里庄稼长成什么样,哪里有没有收割粮食,他心里一清二楚;哪个山头种树,哪些坝子改田,哪个山冲筑塘,哪些偏坡砌坎,刘安国心里都有谱。

18年间,刘安国组织干部群众修建干渠40多公里,大小水库24座,几千亩良田横空出世。

植树造林有利于改良土壤、涵养水源,而土壤的改良和一系列水利工程的兴建,对植树造林也有着很大的促进作用,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18年的时光过得很快,调离马场时,刘安国照样是脚踏草鞋,走着离开的,只是这草鞋,已不知是第几双了!

1984年1月,卸任区委书记后,刘安国来到坡脚区任正区级调研员。

期间,除了平日帮助群众解决困难,刘安国的心里还牵挂着一件大事,并且早在1981年,他就着手办这件大事了。

当时的大山村,有29个山坡都是光头山,山坡上找不出一棵像样的树,洪水冲走了原本瘠薄的土壤,石头接连不断地露出来。

“1981年前,年年打白雨(下冰雹),一到雨季,洪水就从山上冲下来,看着都怕。”刘安国说。

生态脆弱,成了大山村致命的短板。

刘安国暗下决心,一定要为家乡的光头山“戴上帽子”!

他找来村副支书陈顺兵和村民刘永方、丁兴明、丁兴全4名党员,共同承包了大山村罗家寨、刺莓岭、马头边3个村民组的荒山,并贷款500元,到林业站买来175公斤杉树和柳杉种子,自行育苗。

为了筹集造林款,刘安国卖掉自家的猪、马、牛来采购树种,还多次向亲朋好友借钱,并以自己的财产作抵押,贷款8800元用于植树造林。

他们与村民立下契约:植树成功后,70%归村民,30%归他们5人。

1985年,“八五”林场建成。直到1997年,整整12年后,刘安国才将这笔贷款的本息1.1万元还清。

而就在还清贷款那天,刘安国和4个承包人商议后宣布,树木全部归村民,原先约定的30%他们主动放弃。

“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想要树子,定契约只是为了让大家有决心一起种树,让家乡山美水美。”刘安国笑着说。

当初栽的18.5万棵杉树、6200棵梧桐树、802棵杜仲树,覆盖了“八五林场”29座大小山头。到现在,“八五林场”已有经济林木20余万棵,当初的光头山焕发出蓬勃生机。

“说实话,我带自己的孩子都没有这样带得好。”刘安国笑着说,对于植树,他是发自内心的。为了保护林场,他还打了5块“封山育林碑”立在林场,加上平时苦口婆心地给大家讲种树的好处,让生态保护的观念深入人心。

1989年退休后,刘安国还是没闲下来,继续巡山、种树。若有村民需要用到林场的树,得遵守“砍一栽三”的原则,让林场的树只增不减。

帆布包里带着苞谷花和洋芋、馒头,刘安国一上山就是一整天。几十年来,他的足迹踏遍了29个山坡,草鞋坏了一双又一双。

“保得住绿水青山,就会有金山银山。”刘安国说。

山头绿了,刘安国也先后获得了全国绿色小康户、造林绿化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

早些年,子女都走出了大山,而刘安国决定留在这里“颐养天年”,他放不下这片林场:“虽然走不动了,但看着这些树,我心里踏实。

村民们受他的影响,每年都会上山栽树。如今,刘安国所在的对江镇森林覆盖率从1981年前的19%提升到现在的53.7%。

林场越来越大,年轻人们便开始依靠林场,做起了经济的文章,如大山村的卢汉铮和王松,一个种植天麻,一个育起了经果林苗木,带动了当地40多户贫困户脱贫,绿水青山正在向金山银山转变。

责任编辑:黄亚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刘安国 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