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权威发布 > 正文

【中国梦·践行者】“复活”恐龙40年 他在广州让仿真恐龙走向世界

郭其洪与制作的“恐龙”在一起。

工人正在给恐龙“美肤”和“上妆”。

大洋网讯 1978年出生的郭其洪,老家在四川自贡——世界知名的恐龙之乡。40年前,自贡出土了大批一亿六千万年前的恐龙化石,并建起了中国第一座恐龙博物馆,它也是世界三大恐龙遗址博物馆之一。如今,自贡的恐龙模型和恐龙化石模型,出现在了全世界的科技馆、公园、博物馆、游乐园里,成为世界上仿真恐龙最大的生产地。

从小耳濡目染着恐龙文化长大的郭其洪,用了20年成为自贡当地最大的恐龙模型制造者。他说,正是年轻时在广州打工的经历,让他把中国制造的恐龙带向了全世界,成就了他的人生。

刚迈入不惑之年的郭其洪,人生分为两段。

家乡因“恐龙”闻名于世

前20年,他在老家四川自贡,一个以恐龙化石、盐和彩灯闻名世界的川南城市。用当地人的话说,自贡人从小就接触恐龙,不怕恐龙。过年看的彩灯是恐龙灯,春天郊游、课外活动去恐龙博物馆,当地小学生的历史、课外读物也是恐龙。

在自贡的街道、客运站、环城公路上都能看到高达几米的恐龙仿真模型。常见的恐龙品种如东坡秀龙、李氏蜀龙、天府峨眉龙等本土恐龙,不仅在博物馆里展示,也作为城市文明的“名片”,出现在了更多人的生活中。

1979年,一支石油开发小分队在自贡当地炸山石,大量恐龙化石得以重见天日。这就是当时闻名世界的“大山铺恐龙化石群遗址”。这一年,郭其洪刚1岁。

在当时领导的建议下,自贡开始启动恐龙博物馆修建工作。当地电业局负责灯组的一名中年电工加入了恐龙博物馆修建,对着遗址,他萌生了自己亲手做一个机械恐龙的想法。1980年初,这名电工和他的同事们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做出了一个能够行走并发出声音的迷你机械恐龙。这只模拟机械恐龙只有25厘米,但当它出现在春节灯会上,反响十分热烈。

由此,“复活”恐龙的想法在这名叫孙传伦的电工脑海里扎了根。1992年,台商投资的热潮从珠三角吹到了自贡,两家台商先后来这里建厂做机械恐龙。孙传伦离开电业局,在台企担任技术总管。两年后,他和电业局的同事们一起租房、创业,研发仿真恐龙技术,培养了一批技术人才。时至今日,当地所有的仿真恐龙制造者都曾经在孙传伦公司工作过,从广东打工回乡的郭其洪也是其一。

在天河手工制作“恐龙”

郭其洪对广州、深圳并不陌生。他人生的后20年,在老家与广东之间穿梭。

从学校毕业后,他在上世纪90年代末到深圳打工。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并没完全适应大城市的节奏,就回到老家自贡,进了孙传伦的公司学习。

当时,中国还没有恐龙经济,以游乐园为主的恐龙文化也并没风靡。仿真恐龙和化石的公司要靠到各地的博物馆、科技馆、公园巡回办展览赚钱,公司制作出仿真恐龙,需要业务员拿着资料去谈合作,之后需要技术人员随行安装。20岁出头的郭其洪便跟着“恐龙”走遍了大江南北,特别是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高档商场开业,科技馆开馆,都离不开恐龙来“撑场”。

到了2004年,自贡的“恐龙”在全国各地几乎都走遍,别人再没有新鲜感,展览收入由此剧减。孙传伦决心转型,不再做仿真恐龙,郭其洪因此也失业了。

为了养家,郭其洪决心再回广东打工。他在广州员村落脚,随后把妻儿也带到出租屋。一家三口,当时主要靠郭其洪在天河公园门口,摆一个恐龙模型的儿童游览车生意赚钱。小孩上去坐一次几块钱,本小利薄,勉强糊口。那是还没有智能手机的年代,QQ也刚兴起,白日呆坐无聊,望着游戏车闪着音乐灯光,一圈圈地原地转,不到30岁的郭其洪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

恰好,广州正佳广场正筹备在下一年年初开业,需要在商场中庭放置超高的仿真恐龙,吸引客流。一名台商接下订制单后,打算去自贡找人做恐龙,结果有人告诉他,在广州就有自贡“制恐龙”师傅。

由此,郭其洪开始了白天在天河公园出摊,晚上制作“恐龙”的工作。当时,制作恐龙的地点是在天河棠下租的一间工厂车间里,工人就是郭其洪和他从自贡叫过来的朋友。除了机械声光部分,仿真恐龙的外形都是靠他们读书、研读资料,琢磨比例细节,设计造型和肌肉复原图,再人工从大泡沫“一刀刀”砍出来雏形,用刀削木头制成恐龙牙齿,最后用油画颜料给皮肤上色。

第一次把“恐龙”带向世界

正佳广场要求的大恐龙在工厂里放不下,只能分段生产,然后到现场拼装。

2005年春节前,正佳广场开业,超高、逼真的恐龙给商场带来了人流量。

这只“恐龙”也把郭其洪又带回了“复活恐龙”的行业。一名加拿大籍华商回广州探亲,看到这只恐龙后,辗转找到郭其洪,要求他提供制作恐龙模型相关资料。因为国外的科技馆、动物园,都亟需恐龙模型。

由此,郭其洪一边继续在天河公园出摊,一边开始自学给恐龙拍照、photoshop、word,用QQ来传递资料和联系客户。

经过了几年努力,这名华商帮郭其洪拿到了加拿大多伦多动物园的仿真恐龙订单。由于需要安装调试,郭其洪和朋友们第一次出国,第一次与国外的工程师们一起工作,感受到了国外的恐龙文化热潮。

2007年,郭其洪带着妻子和上幼儿园的孩子回到自贡,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专做仿真恐龙。

与此同时,一个在广东做外贸员的姑娘和她的菲律宾男朋友,也找到了郭其洪。他们觉得英语世界的人对恐龙更感兴趣,希望做他的代理,免费帮他把仿真恐龙的信息翻译成英文,放到网上找国外客户。郭其洪觉得自己没有损失,不妨一试。但他没料到网上“芝麻开门”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先是素未谋面的美国客户下单,再是欧洲客户一次性在网上下了将近70只恐龙模型。2010年,几个波兰客户又先从广州飞到成都,再坐车去自贡看了郭其洪的工厂。在建厂3年后,这几个客户给工厂带来了100多万美元的收入。

如今,郭其洪的仿真恐龙卖到了全世界60多个国家,每年成千上万只仿真恐龙走出他的工厂,走出自贡,通过近经重庆、远到广州南沙、深圳港口的海运方式,漂洋过海到全世界去。

当初帮他打开网络世界的广东姑娘,则和菲律宾男朋友结婚,两人在菲律宾生活,还在男方的家乡开了一个恐龙主题公园。

“广州是我的福地”

在这个夏天,电影《侏罗纪公园》让很多人回到了一个清凉又逼真的恐龙年代。

同样是仿真恐龙,在这行做了20年的郭其洪认为,电影里的恐龙非常精细,价格也异常昂贵。据他了解,电影里的恐龙模型都是3D打印,材料是硅胶,一次性成型,单只仿真恐龙的成本可能就高达千万美元。

目前,自贡制造的仿真恐龙虽然在全球的恐龙市场上占到了90%以上,但是国产仿真恐龙从机械焊接到美工造型还完全靠人工来完成,更需要工匠的个人能力和经验。

比如,恐龙模型的水泥模型,需要自贡特有的土,并且要有上了年纪的老师傅来带徒弟做,造型才能坚固、传神。

仿真恐龙的皮肤则是由女士用的长筒丝袜做成。丝袜分玻璃丝和天鹅绒两种,天鹅绒的手感更好,成本也高。看似粗糙的恐龙的皮肤,实际上是由工人们,爬上几米高的架子,人手一一把千百双长筒天鹅绒丝袜剪开,再用胶水贴到仿真恐龙的造型外。等胶水晾干后,再用油画颜料手工上色,才能有仿真感。

像广东舞狮子要点睛一样,恐龙在出厂前的最后一个工序是眼睛上色,这样做是防止颜料沾在恐龙的眼睛上。

如今,郭其洪明显感觉到了行业的转型之急,不提高研发,不开发新产品,全球市场总有一天也容易像曾经的国内市场那样饱和或失去新鲜感。他每年都会去几趟广州,并坚持参加广交会,见下海内外的老朋友,面对面交流。去香港参加展会时,他也会顺道去广州,甚至过年也会偶尔到广州感受下花市的热闹和天河的变化。

“广州是我的福地。”郭其洪说。

(文、图/广报全媒体记者王丹阳)

责任编辑:金楠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恐龙 郭其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