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旅游资讯 > 正文

凉亭·古筝·清湖

p1_s (1)

织金、纳雍、六枝交界处的“清湖”

陈家寨的寨子下面,有两座孤峰,孤峰上各有一凉亭。秋日的午后,下端孤峰上的凉亭里陡然传来古筝的乐音。循声而去,竟是年轻的二女一男,一女弹筝,一男吹笛,一女伴舞。

曲子是《西游记》的插曲《女儿情》。

弹筝者玉指翻飞,伴舞者身姿曼妙,吹笛者神情专注,让我这个突然的闯入者油然想起了人生,爱情,境遇……

随同我一道闯入的作家跟唱起了歌词,很快进入了状态——

鸳鸯双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

女儿美不美

女儿美不美

……

古筝是幽雅的,弹古筝的女子也是幽雅的,伴舞的女子更是幽雅的,吹笛的小伙也阳光得让人嫉妒。古筝,竹笛,青年男女,他们应该出现在扬州或苏州的园林内,要不就出现在电视台的演播室里,因为,只有园林里的亭子或者演播室的舞台,才配得上古筝竹笛之类的阳春白雪。然而,既有的经验根本回答不了偶遇的现实,毕竟,阳春白雪的古筝、竹笛,是弹到了山间、吹到了山间。

有人对我说,那都是些文艺青年,趁周末来拍音乐视频的。于是我向吹笛的小伙求证。小伙说,他们都是老师,因爱文艺,凑在一起,趁周末来这个远天远地的地方练练手,练练嗓。我于是相信他们就是来拍视频的——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自我张扬,网络上自我欣赏的短视频铺天盖地,多了去了,说不定,网络视频的某一段中就有他们的存在。

我从心理上接受了他们的出现,陈家寨也是。因为他们的出现,陈家寨这个山村多出了一些世外桃源况味,我也改变了“僻地无丝竹”的偏见。

陈家寨在纳雍县的百兴镇。

百兴旧称白泥屯。对白泥屯,谚语有云:好个白泥屯,四条路口进,来时耍大马,去时拄拐棍。

谚语说出了白泥屯的险要。

正如谚语所说,白泥屯确是险要的,三面临水,一面临崖,进入的旱路只能走悬崖,进入的水路则要靠渡船。清康熙年间,吴三桂兵剿水西,水西宣慰史安坤曾在白泥屯旱路猴儿关拒敌。300多年前的火把、血迹、呐喊、剑戟,让如今的白泥屯还在发黄的纸页中时时泛出隐隐约约的刀光剑影。

世易时移。战争成为背景,英雄的子孙又成为普通的子民,黔中一道大坝关住了朝夕不歇的流水,高峡现了平湖,曾经边缘得自卑的陈家寨迎来了清湖环绕的美好风光,曾经易守难攻的猴儿关也被钢筋水泥铸就的大桥轻轻抹去不可一世的峥嵘,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

大坝是2014年合闸蓄水的。水,一线一线地淹上来,淹去了河床中的乱石,淹去了河岸上的灌木,淹出了一湖碧水中的长天落日、飞雁惊鸿。陈家寨的人家离水越来越近了,劣势变成优势,到陈家寨清湖边上垂钓、游玩的旅客越来越多了,陈家寨人的笑意越来越浓了。

从二女一男摆弄古筝竹笛的凉亭里往下走,很快就到了清湖的水边。时过晌午,阳光斜照,水面上游弋的小筏子才过眼前,转瞬又远去了,水面上只留下一个“人”字形状的波纹,久久不愿意散去。

清湖的水面是分岔的,一岔连纳雍河,一岔连花鱼洞,一岔连天生桥,三岔流水汇集于陈家寨下面,最后流向黔中。被水环绕的陈家寨人,站在凉亭里就能呼唤湖对面织金县鸡场乡的亲戚或者是湖对面六枝特区的朋友。“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在这里,尽管中间隔着浩渺的湖水,但友谊却是隔不开的。

放逐的时光总是容易逝去。

很快,天幕暗了下来。从湖边草地上开始,夜色一圈一圈地卷过来,卷到脚尖,再爬上额头,最后,平静如镜的清湖变成了看不见的空旷,风声却相对明晰起来,呜呜地吹。湖边星罗棋布的村寨里开始亮起了灯火,灯火倒影水中,又变成了摇动的光斑……

返程的路上,脑海里又浮现出凉亭里的二女一男,以及古筝、竹笛,耳边仿佛又有了《女儿情》的缠绵。这种意境,很快让我又想起了人生,爱情,境遇……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