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毕节文化 > 正文

鞠躬尽瘁 壮心未已(下)——从毕节“宁家龙门”走出的革命前辈宁汉戈

1937年11月,经当时贵州省工委毕节支部负责人徐健生介绍,久经考验的宁汉戈、宁起枷两兄弟,在毕节同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宁汉戈长期在云南、贵州、四川、甘肃等地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46年被组织安排到延安,先后任延大附中教务主任、西北兵团第四后方医院五所所长。其间曾以黎天、方白、初民等笔名,在重庆《新华日报》《新蜀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诗歌、散文。1948年,宁汉戈到山东济南,任华东大学讲师。1949年至1955年,宁汉戈历任华东大学附中副校长,山东省实验中学副校长、校长兼党支部书记。1955年至1966年,宁汉戈历任山东省教育厅办公室主任、副厅长,山东省高等教育局副局长、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山东省第二教育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文化大革命”中,宁汉戈曾受到冲击;恢复工作后,曾任山东省革委政治部教育组副组长、省革委教育局副局长。1974年至1982年,宁汉戈任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1982年12月离职休养。1996年10月享受正厅级待遇。

宁汉戈尤好诗词文学,在长期艰苦的斗争环境和繁忙的工作中,坚持自修和写作。离休后,他“为了告慰烈士英灵于九泉/为了求得我心的安宁/为了下一代生活得勇敢坚强”,着手写作构思已久的长篇叙事诗《高原之鹰》和《雨花魂》。临终前几年,在左眼几近失明又身患重病后,仍奋力不辍,“像春蚕那样,默默吐着丝絮/虔诚地编织一个诗的花环”。从1981年到1997年,先后完成各数千行的长篇叙事诗《高原之鹰》和《雨花魂》,以诗的语言追忆、怀念、记述革命先烈“高原之鹰”林青、“雨花魂”卢志英的生平业绩,分别于1991年、1997年出版发行,不仅受到秦天真(《高原之鹰》代序)、劳辛(诗评家)、白原(诗人)、蒋仲仁(语言文字学家)、唐树楷(作者战友)、李骥等老同志、老战友的赞赏,还得到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张全景(为《雨花魂》作序)、时任山东省委书记苏毅然(为《雨花魂》题写书名)、著名诗人臧克家(为《高原之鹰》题写书名)及夫人郑曼(致信)、时任山东文艺出版社总编石宏印、责任编辑侯书良(见《高原之鹰》《雨花魂跋》跋文)等的高度评价。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曹操《龟虽寿》)1990年10月1日“国庆节”,宁汉戈为《高原之鹰》写作后记,以下是节录:

“每当月白风清的深夜,鸟语花香的清晨,与老伴共忆往昔斗争的岁月,缅怀为革命而献身的英雄,思念殷殷,激情满怀。于是,就着手写贵州省工委第一届书记林青同志英勇斗争和壮烈牺牲的史实,以他为主线,展开写出继他之后而献身的诸先烈的辉煌业绩,歌颂一代英雄,歌颂乌蒙搏击长空的群鹰,歌颂高原永生的山魂!”“他们的英雄气概和音容笑貌,日夜在我眼前跳动,一提笔就无限悲怆,无限激愤,敬与爱、血与泪、仇与恨,交织在一起。有时我奋笔疾书,黎明辄止;有时我半夜无言,掩卷叹息。激情始终如大江奔流,火山喷发,难以抑制。”“前辈人在那样严酷斗争的年代,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今天,应该让青少年知道胜利来之不易,切莫使先烈们的光辉史实随时光的流逝而泯灭,让青少年学习发扬先烈们顽强斗争、自我牺牲、英勇不屈的革命精神,为祖国现代化建设,为迎接新世纪而奋斗!”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李商隐《无题》)1997年清明节,宁汉戈为《雨花魂》写作后记,以下也是节录:

“环顾我所熟悉的亲友、同志,在世的已无几人。五年前我失去老伴儿丁毅同志,不能再像写作《高原之鹰》时同她推敲吟咏,影响诗的质量。我的弟弟宁起枷与育民(张育民,卢志英爱人)同志交往密切,但他在久病失语后也已离世。老友尹司农同志与烈士一起战斗的时间比我更长,但远在南方,年迈体弱,不得相会,不得共同切磋长诗。凡此种种,我孑然一身,默默无言地自立于茫茫大地,孤独、寂寞、伤感的情绪油然而生。深夜不眠,遐想翩翩,我似乎在用抽绎不绝的思绪,包裹自己的孤独;在用泉涌般无尽的怀念,抚慰自己的寂寞;在用低沉的音符,纺织自己的伤感!”“在这里,我还想对读者特别是青年读者说几句话。希望他们了解卢志英烈士以及无数革命先烈之所以伟大,不仅在于他们所坚持的真理,还在于他们为真理而斗争时,所持有的那么丰富、那么热烈和那么真挚的感情世界。他们也曾是那么年轻,那么天真烂漫,但为了挽救那垂危的民族,他们曾顽强地战斗不歇!”

“往事如潮,思绪如云。召唤未来,激励当今!天地悠悠无尽恨,写此《雨花魂》。酹酒临江,皓月当空。长歌当哭,曼舞招魂!江上烟波故人情,写此《雨花魂》。”(宁汉戈诗句)1997年11月6日,83岁的革命老人宁汉戈在山东济南病逝。鞠躬尽瘁,壮心未已,在他去世前不到三个月,《雨花魂》已由山东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

责任编辑:罗星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