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好通往幸福的路
2019-09-09 11:18 来源: 毕节日报 作者:苏勇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昼变长后的夏季,我一般晚七点左右下班,用一点“加长版”的时间处理当天工作的尾声,再为第二天的工作做做预备,然后从办公地点步行回家,路上可以听听钟爱的音乐,有时候给乡下的父亲打个电话,聊聊近况。

那天需要作结的事情比以往稍多,走出办公室时,街道上已是华灯初上。我身披黄昏里清凉的灯光,把耳塞插好,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喂,小勇你下班啦?”

“是的,爸,你在做啥呢?吃饭了吗?”

“吃啦,我在守路。”

“守路?什么路还需要守?怕路跑了吗?”

“不是,新修的路,通组的水泥路。现在水泥路修到我们家门口啦!又宽又敞亮!”

原来,通组水泥路刚铺上水泥,怕外面不知情的车辆进来,压坏了路面,父亲就担当起了守路的职责。

也就是说,那条只有3公里但承载着我许多记忆的路——一条崎岖不平的泥巴路,已经平整了,拓宽了,铺上了水泥,变成了一条平坦开阔的大路。

过去,从我家出来,需要步行经过这条3公里的泥巴路,才能到离家最近的一条公路乘车。还记得父亲第一次送我到县城上中学时,因为前一天夜里风雨交加,第二天从家里出来时,家门口那条泥巴路在大雨洗礼过后更加泥泞不堪。父亲只能把我的行李扛在肩上,脚在泥泞里试探着深浅,艰难地挪着步。有些地方路两旁的玉米被风吹倒,直接横在了路上,或歪斜地挡在眼前,这增加了我们前进的难度。当我们“突围”出来到达乘车的公路时,父亲和我已是泥水一身,父亲因双手要托着行李箱,腾不出手来遮挡面部,满脸留下玉米叶的划痕。

他用手麻了一把脸,露出朴实的笑容。而我本想回应父亲的笑,但努力试了几次,却怎么也咧不开嘴……

往后的每一次到公路上乘车进城,那条不足3公里的路总带给我们不一样的烦恼,把我们洗干净的衣服、裤子、鞋子弄脏,进城后得重洗;有时候甚至滑倒,摔个狗啃泥;有时候坑洼处水太深,掉进去就湿了半身。

而且,并不是每次一到公路就能乘到车,有时候还需要等很久,等中巴车经过时,站在路旁招手,若是有空位,师傅就会停下车;若是没有,师傅会摁一声喇叭,继续开走。很多时候,我就披着一身泥泞,站在路边等啊等,等到身上的泥泞已经结成壳时,才坐上进城的车。

坐上中巴车,就开始了50多公里的进城之路。那时候的公路和现在的公路没法比。路面上有的石头比车子的轮印还要大,高低不平。中巴车行驶在上面,就像被母亲用簸箕筛的豆子。

那天,我和父亲就像两颗豆子,一会儿紧挨在一起,一会儿又分开。刚以为身体往左倾斜会稳当一些,结果一个石头把左边的车胎垫一下,整个身体差点腾空。那路面不仅不平,还狭窄,有的地方若是遇到相向行驶的车辆,有一方必须得倒车让路。有的地方弯道太大、太频繁,左拐右拐,拐得乘客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有的地方还危险,半岩上没有防护措施,下坡时斜面太陡。50多公里路,要花3个小时左右。到县城客运站下车时,等额头的冷汗消散在空气中,竖起的眉毛回归原位,骨头松动的“咯吱”声又从各个关节里传出来。

“那大马路的改造升级完工了吗?”我问父亲。

“快完工了,油路直接接到我们这条通组路,往后你们回来就方便多啦!”父亲有些激动地说。

也就是说,现在到县城的路正在按照更高等级的要求,加宽整平、弯道改直,改成一条更加宽敞平坦的油路。通到村里的路已经硬化,铺上了水泥,父亲正在守候的,就是刚铺上水泥的通组路。他认为,只有等水泥凝固,才真正算得上“大路通到家门口”。

我一边和父亲通话,一边计算现在回家需要的时间。大概3个小时,我就能从我工作的城市到达我的老家。这中间,我要先到达距离125.5公里的县城。这一段是全程高速,在高速通车之前,到县里需要走一条167公里的国道。

记得我刚毕业来市里报名考试那天,上午10点从县城出发,中途停下来休息吃中午饭后继续前行,到达市里时已经是傍晚6点多,我是最后一个报上名的。现在,我们贵州已经县县通高速,我所生活的黔西北,多条高速交织,四通八达,入川入滇,“千里江陵一日还”。机场也已经投入使用多年,在建的高铁距离通车也只有数月。生态建设,开发扶贫,正源源不断地往这片土地上注入发展活力;建设贯彻新发展理念示范区,正源源不断往这里注入精神动力。

我的父亲,年过六旬,那腰背微佝的身影,正在我的老家为一条新修的通组路站岗。在他的眼中,那条新修的路,能源源不断地向家乡输送美好和幸福。

我放慢了脚步,听父亲在电话那头慢慢描述修路的过程:它是政府出钱,群众投工投劳修出来的;一天修一小截,十天修一大截,一截一截地延伸入每一户人家;它是联通村子的一根血管,更是村子联通新时代的动脉……

我突然感觉,步行回家的路,也变得平坦了!

“爸,我快到家了,你晚上注意安全。”我对父亲说。

“没关系的,现在农村安全得很,月亮已经出来了,不怕的,别担心,赶紧回家吃饭吧。”父亲说。

我抬头看向天空,明月已经挂在城市的高楼间。银白色的月光与城市的灯光交织,像极了古典音乐中人声与伴奏互相衬托形成的织体,美妙的心境使我仿佛置身于老家的村子里,与父亲一起在新修的通组路上漫步。月光照着我们,路面就变成了清澈见底的泉水,轻轻流过我们的脚踝。我想,那沁人心脾的感觉就是幸福吧!我和父亲,都要守好它。

责任编辑: 胡秀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