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块土地 那方人
2019-09-16 16:28 来源: 毕节日报 作者:朱祖勋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织金凹河风光 (郑林华 摄)

应同学之邀,让我又一次回到那块美丽迷人的土地——织金。

1981年,稻香弥漫的时节,刚满15岁的我,背着简单的行囊,第一次离开父母,到织金求学。三年师范,奠定了我谋生的知识和技能基础,更磨砺了我的意志和品性。

那时候,学校的办学条件艰苦。食堂用水要用学校唯一的交通工具拖拉机到很远的地方拖运,同学们的生活用水只能自己到河里、井里挑。教室里没有空调,没有暖气,但早读课总是书声琅琅,晚自习总是座无虚席。老师们要从七八里外的家里赶来上课,要么搭乘拖拉机,要么骑自行车或走路。

三年师范,宽严兼济的学校负责人以身作则,严谨治学的老师一丝不苟,纯真朴素的同学勤奋努力。有一年冬天,毕节遭受几十年一遇的严寒,寒假一开始,便气温骤降,大雪纷飞,冰冻路滑。学校担心我们的安全,特地派了一位年轻体育老师把我们护送回家。学校无微不至的关爱,同学点点滴滴的真情,用任何语言来表达都显得苍白,唯有感恩,永存于心。

做了三年织金人,至今,记忆深处依旧是清晰的。譬如南门口小店0.25元一碗的馄饨,汤清香浓郁,皮滑溜绵扎,馅饱满新鲜。到了周末,邀约三五个同学来一碗;冬天的夜晚,勤工俭学后,东道主安排夜宵来一碗……热气腾腾,满屋飘香。那个味,那份景,值得回味一辈子。

砂锅,竹荪,荞凉粉,也留存在记忆里。砂锅是每个假期返家都会帮亲朋带的物品。米酒,发粑,臭豆腐,每一次重返都想回味。至于“宫保鸡丁”,那是20年后第一次重返时才品尝到的。

织金山水,美不胜收。世界地质公园织金洞,是毕节、贵州响当当的名片。那里的山秀丽,温婉,端庄,与我家乡高大、粗犷、绵延的山迥然不同;那里的水舒缓,平静,柔美,而我家乡的水狂放,野性,湍急。

35年,长河一瞬。我们在不同地域、不同的岗位打拼,为了理想,也为了生活。此次再回织金,与以往踏上这块土地感受截然不同。以前,来到织金,我更多是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观察审视它,唯有这次,像在外流浪的游子回到故乡,既陌生,又亲切。

年逾古稀的语文、数学老师,也从贵阳赶来,精神矍铄,谈笑风生。尽管他们也有不平常的经历和足以为荣的业绩,岁月写在他们脸上的,却没有沧桑不平或居功自傲,而是达观平和,宁静淡然。遍布城乡的同学聚集起来了,走进母校旧址,放声高歌38年前流行的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为了重温那段时光,组织策划的同学想尽办法收集老照片,制作成幻灯片反复播放,一张张稚气未脱的笑脸,记录着昔日的青春时光,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建筑,见证了学校发展的步伐。

平远古镇,是织金近年来倾力打造的文化旅游项目,建设如火如荼。去年前往参观时还只是个雏形,不到一年的时间,一期工程已基本完成,织金饭店等主要建筑即将交付使用。这个集吃住游乐为一体的园林式古镇,把人的智慧和情怀镶嵌进大自然的造化里,将织金的文化、工艺、历史与真山真水融为一体,山水辉映,廊桥相通,如梦似幻,幽趣横生。

平远古镇项目运营后,相信织金又多一个根魂相依的休闲娱乐场所,笑迎四方宾客。

重返母校,心潮难平。学校已在几年前整体搬迁了,当年的老师有的已经离世多年,有的退休后跟随子女定居外地,有的年迈体衰行动不便。思念,在心里翻腾。

学校外的贯城河,以及河两岸宽阔平坦的稻田,已被公路两侧林立的楼房遮挡住。想当年,春天,一望无际的油菜花顺着河两岸一直往前延展,让人看不到尽头。秋天,东倒西歪的稻子金黄一片,附近村民拖着板斗,收割打扬,汗水和笑声,洒遍田野。

那样的景致让人怀念,社会的发展更是我们所期望的,我们能做的,就是与时俱进,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责任编辑: 胡秀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