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洪涛: 一名博学儒雅的师长
2020-01-14 11:30 来源: 毕节日报 作者:刘继明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陈洪涛在给学生上课 

 “我眼中的陈老师真正做到了‘传道、授业、解惑’,他是我人生路上的良师益友。课堂上,他是博学儒雅的师长;课外,他是将心比心的朋友。”

“陈老师是我学生时代遇到的最温文尔雅的人,也让我最切身感受到了‘亲师信道’的意义。”

“求学多年,陈老师仍旧是我人生道路上明亮的一盏指路明灯。”

……

这一封封感谢信中所提到的博学、儒雅和体贴学生的老师,正是已执教33年的毕节市实验高中教师陈洪涛。

1987年,刚从贵州大学中文系毕业的陈洪涛有多种选择,可他毅然决然地选择教书育人这一职业,并一干就是33年。期间,他有几次调到其他岗位的机会,但他都婉拒了。“我就读的大学不是师范类学校,但为了当好教师,我自己买了不少教育学、心理学方面的书来看。”陈洪涛说。

“刚踏上教师岗时,我遇到了很多困难,教学上的、生活方面的都有。不过,我更感受到了教师这份职业的幸福。”陈洪涛工作的第一站是原毕节地区师范学校。

虽然不是师范专业毕业的,但陈洪涛凭着自己对教师这份职业的热爱,做出了优异的业绩,结出了丰硕的果实。

1998年,学校需要开设普通话课程,陈洪涛受学校委派到北京国家普通话测试中心培训,取得了普通话测试员资格。从取得普通话测试员资格起到2010年,他一直从事普通话的培训和测试工作。他不仅在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教授普通话课程,还为毕节市很多单位培训普通话人才。

2000年后,陈洪涛根据毕节市教育局普通话测试中心安排,参与对普通话新测试员的培训。10年间,他和其他视导员一起培训出了近200名普通话测试员。2009年,他被评为“贵州省优秀普通话测试员”和“贵州省优秀普通话视导员”。

2007年,陈洪涛由师范教师转行为毕节市实验高中教师至今。

“我的第一届高中学生虽然好学,但部分学生基础薄弱,偏科现象严重。”对于自己执教的第一届高中学生,陈洪涛仍然记忆犹新,“这些有天赋的学生如果上不了大学,可能会失去一个好的就业平台。”

为了让孩子们找到一条学习的出路,陈洪涛建议有特长的学生走艺体这一条路。没有专业老师怎么办?那就自己教。没有时间怎么办?利用周末的时间辅导学生学习。就这样,陈洪涛开了一个长期免费的影视编导培训班。

“培训班开办了两年,期间还有学生慕名来学习,当然我也不会拒绝。”陈洪涛就这样送走了两届影视编导班学生。

“如果按正常的高考模式,这些学生很难考上大学,所以我就建议他们走艺体方向。而我在大学学过电影文学,普通话也不错,可以辅导他们上电影编导和播音主持。”让陈洪涛感到欣慰的是,他执教的这些学生中竟然有近一半的人考上了本科。

教学之外,陈洪涛是一个特别喜爱文学的人。早在原毕节地区师范学校任教时,他发现学生在学校缺少一个交流自己文学作品的平台,便创办了校刊。

说干就干,陈洪涛和同事张忠举带着一群热爱文学的学生,在1992年创办了第一份校报《晨钟》,后改名为《桑河》。

“《桑河》的作用不可小觑,主要是激发了学生的创作热情、提高了学生的文学修养。”陈洪涛回忆说,当时一同编辑《桑河》或者在上面发表作品的学生,后来很多都成为各行各业的佼佼者,有的还成了作家。

为了继续承载着《桑河》的使命,为毕节市实验高中的师生提供一个文学交流的平台,2014年,陈洪涛和几位同事一起又在毕节市实验高中创办了校刊《虎踞山》。据了解,《虎踞山》现已出版10余期,在该校刊上发表的数百首(篇)诗文还被多家省市级报刊登载。

时光荏苒,转眼33年过去,静静地聆听陈洪涛述说他的教育故事,语调是那么温和,讲述是那么平淡,好似这些往事不值一提,而只有那句“我要做一名对学生好的好教师!”明快而响亮,好像这句就在校园里一直回响……(刘继明

责任编辑: 熊静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