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一世界
2020-07-06 15:02 来源: 毕节日报 作者: 西 左
毕节发布
看见毕节
掌上毕节
打印

1

乌江源百里画廊一角 (郑林华 摄)  

到达观景台。

眼前,群山起伏的绿,成吨成吨的堆叠。极目远眺,群山向远隐于苍茫,光隐于光中,蓝隐于蓝中,只剩下一个淡淡的影像,仿佛在牛奶中洗过,又仿佛是一张薄薄的宣纸。这山水,除非是自愿欣然跃于纸上。如若不是,纵然耗尽毕生的心血挥毫,断描画不出这方奇美的山水。

你看,蓝天已被风擦拭得够干净了,但还在擦。又或者,天空中有一片大海,那蔚蓝是海平静的面。蓝天之下,江水如翡翠,向远方流逝。但根本看不出来它在流动,完完全全被绿所占有,而那些绿是静止不动的。静止不动的绿,有江水的深,江水的重。

此刻,如果需要把水天相接,只需一只飞鸟就够了。或者,一条正在行进的船。那些站在甲板上的游人,总看着倒映在江面的蓝天惊呼:“我们已经行驶在天上了。”

正对着观景台的,是壁立千仞的山峰,它的顶部像大鹏鸟的脑袋,两肩像大鹏鸟即将张开的翅膀。所以这也就是它名为“大鹏展翅”的由来。你总是看着山峰发呆,惊讶于这鬼斧神工的造化。

下观景台,有一段蜿蜒曲折下沉的公路。像迁客骚人览物之情的愁肠,又像女子翩翩起舞时的衣带。公路两旁,是苍翠的林木掩映。风吹来,阳光的光斑在林间跳跃,鸟儿的叫声使人舒畅。

走完这段路,到达化屋基小广场,稍稍往里,便是花都里化屋基民宿。民宿的建筑结构,目之所及,一概是木质的。你停下车,走进花都里化屋基民宿。你交房费,取卡,上楼,进入房间,放下随身携带的衣物。你看着雪白的被套,床单,被风轻轻吹拂的白色窗帘——像蝉翼,房间的木地板干净透亮……你是钟爱干净的人。你总觉得干净不仅仅是外表,还有人的内心和灵魂。无论是人情世故,还是独处时的独善其身,你都保持必要的干净。你觉得干净是一个人最高的教养,所以你对干净有很高的要求。当你看到房间里的一切,它所达到的干净,令你满意而欣然。这样的干净总会使你心生依赖,因为你急需一个沉沉的午睡才能消除路途上的疲劳。你睡下,床很软。你的梦很干净,和房间里的干净,仿佛是一个整体。

午睡醒来。你在房间里临窗的桌子前坐下,正对着窗外。远山苍翠,如果你愿意,走到窗前,打开窗户,那满山的绿,就会从窗户里进来。但你没有,你只是煮水,摆放好茶杯,放入少许的茶叶,加入沸水,茶叶便在杯子里起伏。那茶叶给人的感觉就像雷雨前低飞的燕阵。又像谁起伏的一生。不去细思也罢!少顷,房间里便弥漫了茶香。你虽然人在房间里,心灵却在窗外的山间溪水里涤荡。说得更准确些,你的心灵如今就是茶杯里的茶叶。你品,此中的味道。暂且不问来路,也不去追问远方的远。而其实,你并没有想这些。你只是拿出随身携带的诗集,读了起来:我不说你瘦比秋水/我也不说众神的家空空如也……

读着读着,不觉已日暮西斜,从窗户照进来的夕阳,像堆叠的桃花,像丝绸。可能因为阅读疲劳,你起身,走出房间,下楼梯,缓缓向江边走去。江水还在,只是江水好像不是被夕阳染红的,而是被夕阳点燃的。但也许都不正确。江边有人垂钓,钓一江夕阳,一江静谧,一份闲适。江水的那头,是被日暮笼罩的村落。像是谁的故乡。少了些“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却多了一些日暮烟波。而你呢?一说到乡愁便双眼迷离,体内早已纷飞芦花。

夕阳落下去了,随之而来的是夜晚。不知名的虫子的叫声如同骤雨,此起彼伏。你早已回到房间,陷入沉沉的睡梦。然而,在这个“大鹏展翅”,乌江,花都里化屋民宿……组成的世界,你灯火通明的房间,是宇宙里的一粒星。

责任编辑: 罗星星